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逃荒后三歲福寶被團寵了
逃荒后三歲福寶被團寵了

逃荒后三歲福寶被團寵了時(shí)好 著(zhù)

主角:晴天,秦鶴軒
拜讀時(shí)好的小說(shuō)《逃荒后三歲福寶被團寵了》,是一種享受生活的藝術(shù)。在一個(gè)晴朗的午后,不妨端上一杯香茗,在縷縷輕霧中翻開(kāi)小說(shuō),反復品味每一字每一句帶來(lái)的感動(dòng)?!短踊暮笕龤q福寶被團寵了》內容介紹:逃荒路上,一袋糧食換了個(gè)女娃娃,大家都覺(jué)得這家人瘋了??勺詮念I(lǐng)養了小晴天,一家人的日子就像開(kāi)了掛。山禽排著(zhù)隊送上門(mén),河里的魚(yú)爭著(zhù)搶著(zhù)往桶里蹦......別人家孩子都餓得面黃肌瘦,葉家一群小崽子卻越長(cháng)越壯實(shí)。大哥:晴天,大哥去給你抓兔子!二哥:晴天,路不好走,二哥背著(zhù)你!三哥、四哥、五哥:誰(shuí)敢欺負晴天妹妹,先問(wèn)過(guò)我們的拳頭答不答應!一家人把晴天寵上天。誰(shuí)知到了京城,就有大人物找上門(mén):“這是我家找翻了天的寶貝疙瘩!”晴天:“都別搶?zhuān)冶WC雨露均沾!”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3:47:48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俗話(huà)說(shuō)得好,民不與官斗。

葉老大不想在官差面前跟善老大沖突。

而且此時(shí)他一個(gè)人帶著(zhù)這么多孩子,萬(wàn)一真動(dòng)起手來(lái),也很容易顧此失彼。

所以葉老大點(diǎn)點(diǎn)頭道:“好啊,大家都是一個(gè)村子里逃荒出來(lái)的,本來(lái)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“我家也是看你們兩口子帶兩個(gè)孩子吃不飽飯怪可憐的,這才把晴天討過(guò)來(lái)養的。

“你不就是嫌我們給的糧食少么,大不了再給你們點(diǎn)兒不就得了!”

善老大一聽(tīng)要補糧食給自己,眼睛登時(shí)就亮了,連連點(diǎn)頭。

“哎,其實(shí)都是我媳婦想孩子鬧出來(lái)的,其實(shí)我們也不是那種貪得無(wú)厭的人。

“再說(shuō)了,晴天跟著(zhù)你們,看著(zhù)都長(cháng)胖了些,我們也沒(méi)啥不放心的!”

眼看一場(chǎng)爭端就這樣消弭于無(wú)形,幾個(gè)官差也松了口氣,直接攆人。

“行了,既然你們自己能協(xié)商解決,就別在這兒堵著(zhù)官道了,若是沖撞了要進(jìn)城的貴人老爺們,叫你們吃不了兜著(zhù)走?!?/p>

葉老大把兩口子帶到一處偏僻無(wú)人的地方問(wèn):“說(shuō)吧,到底想要啥!”

善家兩口子此時(shí)滿(mǎn)心都是要發(fā)財了的興奮,絲毫沒(méi)發(fā)現葉家其他幾個(gè)孩子已經(jīng)在葉老大的示意下回去報信兒了。

善老大腆著(zhù)臉道:“你看,是這么回事兒。

“我們雖然不是晴天的親爹娘,可當時(shí)若不是我,她早就淹死在江里了,更不用說(shuō)我們也養了她好幾年......

“你就少兜圈子了!”葉老大眼瞅著(zhù)妻子和三個(gè)弟弟已經(jīng)趕過(guò)來(lái)了,這才猛地把臉一沉道,“到底想咋樣?”

“行,那我就開(kāi)門(mén)見(jiàn)山了。

“當初你就給了我們一袋子苞谷粒,那可還差著(zhù)遠呢!

“你至少得再補給我們一袋子糧食?!?/p>

善大娘子補充道:“還得要幾條魚(yú)!”

“對,反正你家如今人人紅光滿(mǎn)面,昨晚還吃了那么大兩條魚(yú),也不差這點(diǎn)兒......”

葉老大聽(tīng)了這話(huà)才明白,原來(lái)自家早就被這個(gè)無(wú)賴(lài)給盯上了。

善老大還滔滔不絕道:“我們之前不知道行情,讓你們給蒙騙了,如今一路走到山海關(guān)下才知道。

“像晴天這樣生得不錯的女娃娃,賣(mài)給老鴇子,至少能賣(mài)三四兩銀子呢!”

葉老大一聽(tīng)這話(huà),肺簡(jiǎn)直要被氣炸了。

他把懷里的晴天交給跑過(guò)來(lái)的葉大嫂,提拳便打。

善老大毫無(wú)防備,疼得嗷一嗓子叫了起來(lái)。

葉老大緊接著(zhù)又對稱(chēng)地給了他一拳,狠狠啐了一口大罵。

“你不是也想紅光滿(mǎn)面么!這回足夠你紅上好幾天了,滿(mǎn)意不?不滿(mǎn)意我再給你加兩拳?

“晴天才幾歲?你好歹也當過(guò)她爹,居然想把她賣(mài)進(jìn)窯子里?你還是人么?”

葉大嫂抱著(zhù)被嚇壞了的晴天,心疼得一個(gè)勁兒地掉眼淚。

這半個(gè)月好不容易把孩子身上的傷都給養好了,人也胖了一點(diǎn)兒,性子也越來(lái)越活潑了,結果突然又來(lái)這么一下子!

雖說(shuō)善老大當年從江里把晴天救了上來(lái),可也沒(méi)有這么陰魂不散的道理!

看著(zhù)晴天胳膊上被善大娘子剛才捏出來(lái)的紅印子,葉大嫂第一次在葉老大打人的時(shí)候從旁“拱火”。

“當家的,打他!替晴天多打幾下!

“真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你們這么惡毒的人,你們就一點(diǎn)兒都見(jiàn)不得孩子好是不是?”

“放心,我饒不了他!”葉老大說(shuō)著(zhù),砰砰又是幾拳。

善老大以前跟葉老大身材和氣力不分上下,即便打起來(lái)也基本是勢均力敵。

可如今葉老大天天吃肉,渾身都是力氣。

善老大一路過(guò)來(lái)瘦了一大圈,又累又餓,哪里還是他的對手。

幾拳下來(lái)就被打得只有趴在地上討饒的份兒

善大娘子一看情況不好,抱著(zhù)孩子大喊起來(lái)。

“救命啊,打人了——救命啊——要打死人了——”

她嗓門(mén)本來(lái)就大,此時(shí)扯著(zhù)脖子大喊,聲音立刻傳出去老遠。

幾輛路過(guò)的馬車(chē)中有人聽(tīng)到聲音,掀開(kāi)車(chē)簾道:“我怎么聽(tīng)到有人喊救命?

“李福,你去看看怎么回事?!?/p>

李福過(guò)來(lái)遠遠看了一眼便回去稟報。

“夫人,前面有幾個(gè)壯漢正在圍打一對抱著(zhù)嬰兒的夫妻,看樣子應該是土匪路霸在欺負流民?!?/p>

馬車(chē)內的夫人聞言立刻皺起眉頭道:“關(guān)外都已經(jīng)亂成這樣,真沒(méi)有王法了么?來(lái)人......”

她正準備叫家丁過(guò)去幫忙,車(chē)內突然響起一個(gè)男孩清亮的聲音道:“母親,不急,且讓我問(wèn)問(wèn)李福?!?/p>

“少爺請問(wèn)?!崩罡Zs緊躬身聽(tīng)著(zhù)。

“你是如何確定四個(gè)壯漢正在打一對帶著(zhù)孩子的夫妻?”

“回少爺的話(huà),是小的親眼所見(jiàn)?!?/p>

“親眼所見(jiàn)就一定是真么?”男孩反問(wèn),“之前咱們被流民沖撞哄搶的時(shí)候,別人又是怎么說(shuō)的?”

這話(huà)把李福問(wèn)得一窒,小心翼翼地說(shuō):“別、別人說(shuō)咱們?yōu)楦徊蝗?,說(shuō)那些流民是劫富濟貧,當代俠士......”

后面的話(huà),不用男孩再說(shuō),李福還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他帶上兩個(gè)家丁,再次過(guò)去了解情況。

這次一過(guò)去,便聽(tīng)見(jiàn)葉大嫂正氣不打一處來(lái)地罵人。

“當初說(shuō)好用糧食換孩子,你們把一袋子糧食都吃完了,現在又想來(lái)要孩子,天底下哪兒有這么好的事兒?

“說(shuō)句不好聽(tīng)的,若不是我,晴天早就被你換給別人,現在怕是命都沒(méi)了,你還能去訛誰(shuí)?”

葉老大附和媳婦的話(huà)道:“就是,別以為我們老葉家為人厚道就好欺負。

“想搶孩子?先睜開(kāi)你的狗眼看看,能不能打得過(guò)我們兄弟四個(gè)再說(shuō)!”

葉家三兄弟也紛紛跟著(zhù)放狠話(huà)。

“你再敢來(lái)?yè)尯⒆?,老子頭一個(gè)打死你!”

“晴天現在是我們親侄女,跟你們屁關(guān)系都沒(méi)有,聽(tīng)清楚沒(méi)有?”

“還想把晴天賣(mài)進(jìn)窯子里,你怎么不把你媳婦賣(mài)進(jìn)去!”

善老大已經(jīng)被葉老大打得眼冒金星,此時(shí)看著(zhù)聚攏過(guò)來(lái)的葉家另外三兄弟,一個(gè)個(gè)擼胳膊挽袖子,胳膊上的肌肉都鼓鼓囊囊的。

這要是每人都來(lái)兩拳,他還不得直接被打死?

善老大最擅長(cháng)的就是能屈能伸,見(jiàn)狀不好立刻認慫。

“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,我不該貪得無(wú)厭,不該再來(lái)打擾你們。

“以后晴天就是你們親閨女,不管到哪兒都是你們的......”

李福在一旁把雙方的對話(huà)聽(tīng)了個(gè)滿(mǎn)耳,大致也明白了前因后果。

登時(shí)為了自己剛才的先入為主羞愧不已。

見(jiàn)善老大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賭咒發(fā)誓的求饒,李福忍不住出聲提醒。

“容我這個(gè)外人說(shuō)一句,對付這樣的無(wú)賴(lài),可不能嘴上說(shuō)說(shuō)就完事兒,必須得讓他簽字畫(huà)押立字據才行!”

這話(huà)一下子點(diǎn)醒了葉老大。

可是這荒郊野外的,上哪兒去立字據??!

李福見(jiàn)狀道:“我干脆幫人幫到底,送佛送到西,你們跟我過(guò)去。

“我幫你們立個(gè)字據,當個(gè)見(jiàn)證如何?”

葉老大猶豫了一下,有點(diǎn)擔心李福突然這么好心,會(huì )不會(huì )別有所圖。

李福笑著(zhù)說(shuō):“我家車(chē)隊就在官道上,你若是不放心,我寫(xiě)好字據拿過(guò)來(lái)你們畫(huà)押也是一樣的?!?/p>

葉老大看向遠處官道上齊整的一排車(chē)輛,一看就是富貴人家出行,自家根本沒(méi)什么值得人家圖謀的東西。

他有點(diǎn)不好意思地點(diǎn)頭道:“多謝您幫忙!”

李福當即叫身后的家丁押上善老大,帶著(zhù)葉家人往自家車(chē)隊走去。

善大娘子本來(lái)正抱著(zhù)孩子哭天抹淚,眼瞅著(zhù)當家的都被人架走了,也趕緊抹了把臉,眼淚鼻涕全往身上一擦,快步跟了上去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紙巾的枕邊人
    紙巾的枕邊人

    愛(ài)是什么?時(shí)好的在小說(shuō)《逃荒后三歲福寶被團寵了》中給了我們答案:世界上唯一的你,與唯一的我相遇時(shí),你我之間總會(huì )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,拉著(zhù)我們,這種吸引力,常常被定義為愛(ài)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