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短篇 > 哪有情深不辜負
哪有情深不辜負

哪有情深不辜負一笑傾城M 著(zhù)

主角:僮汐,傅君衍
僮汐傅君衍是小說(shuō)《哪有情深不辜負》中的主角,在作者一笑傾城M鬼斧神工的創(chuàng )作下,兩人活靈活現,并碰撞出不一樣的愛(ài)情火花!《哪有情深不辜負》內容簡(jiǎn)介:這顆心滿(mǎn)滿(mǎn)都是你??赡銋s,狠心打碎了它。結婚五年,她好不容易懷上了他的孩子,原以為他們會(huì )一直生活下去??伤麉s把小三領(lǐng)回了家……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0-10-10 20:07:54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“老婆……”

傅君衍看到僮汐掉出了窗外,嚇得面色蒼白,他第一時(shí)間奔上前去,伸長(cháng)手臂想要拉住她。

可惜,晚了一步!

親眼看著(zhù)僮汐從三樓高的窗臺墜到了一樓地面,傅君衍的心里陣陣抽痛著(zhù)。

這五年來(lái),一直都是僮汐追隨著(zhù)他,不管他對她的態(tài)度有多冷淡,她始終對他不離不棄。

如今她跳出了窗外,可能要去另一個(gè)世界,他才意識到自己要失去她了。

傅君衍悲傷極了,差點(diǎn)跟著(zhù)僮汐后面跳了下去,幸虧陸銘軒發(fā)現,及時(shí)拽住了他。

“傅君衍,別做傻事了!我們趕緊下去救人,僮汐她不會(huì )有事的!”

被陸銘軒這么一吼,傅君衍這才緩過(guò)神來(lái)。

收回心思,跟著(zhù)陸銘軒一起沖下樓,在醫護人員的幫助下,把僮汐送進(jìn)了搶救室。

進(jìn)去的時(shí)候,僮汐已經(jīng)陷入昏迷之中。

傅君衍掐緊醫生的手,讓他無(wú)論如何也要把僮汐給救活,否則饒不了他。

醫生點(diǎn)頭答應,進(jìn)了搶救室,開(kāi)始救治工作。

傅君衍跟陸銘軒留在門(mén)外守候,兩個(gè)人的心情都無(wú)比得沉重。

尤其是傅君衍,臉上全都是哀傷的神情,他的腦海里始終回放著(zhù)僮汐跳樓前對他說(shuō)的那些話(huà)。

“傅君衍,你走吧!就當我已經(jīng)死了,你去找蘇墨雪,去跟她結婚,去把她帶回家……”

僮汐能對他說(shuō)出這樣的話(huà),可見(jiàn)他對她的傷害是有多大。

傅君衍恨透了自己,揮起拳頭,狠狠地砸在墻上,頭也跟著(zhù)磕了上去。

他后悔了……早知道僮汐生病,他說(shuō)什么也不會(huì )對她做出那樣的事情。

可惜,現在說(shuō)什么也沒(méi)用了,只能等手術(shù)結束。

等待無(wú)疑是漫長(cháng)的。

約莫過(guò)了五個(gè)多小時(shí),僮汐的手術(shù)方才結束。

門(mén)一開(kāi),傅君衍立即沖上前去,抓住醫生的袖子,便問(wèn):“醫生,我太太她怎么樣了?”

“不幸中的萬(wàn)幸,僮女士已經(jīng)脫離生命危險。不過(guò)……”醫生摘下口罩,疲憊地回答。

話(huà)還沒(méi)說(shuō)完,傅君衍就變得緊張起來(lái),手上的力道更緊,擠著(zhù)眉頭,更加著(zhù)急地詢(xún)問(wèn):“不過(guò)什么?你剛才不是說(shuō)她已經(jīng)脫離生命危險了嗎?”

“不過(guò),僮女士頭部受了嚴重的撞擊,失血過(guò)多,目前還處在昏迷當中,可能會(huì )留下后遺癥?!贬t生被他這么一逼問(wèn),再也不敢怠慢,直接一口氣把話(huà)說(shuō)完。

傅君衍聽(tīng)完,更加著(zhù)急,“那她什么時(shí)候才可以醒來(lái)?會(huì )留下什么后遺癥?你們倒是想辦法治療她啊,不論花多少錢(qián)都可以,我只要她活過(guò)來(lái)!”

他現在唯一的信念,就是想她能快點(diǎn)活過(guò)來(lái)!

醫生嘆了口氣,告訴傅君衍,他們已經(jīng)盡力了,僮汐具體什么時(shí)候才能醒來(lái),他們也無(wú)能為力。

傅君衍聽(tīng)完這個(gè)答復,很不甘心,本來(lái)還想找醫生的茬兒,卻被陸銘軒給制止了。

眼下,他們需要做的是守著(zhù)僮汐,等著(zhù)她醒過(guò)來(lái)。

僮汐被安排在了一間VIP套房里,傅君衍親自留在她的身邊守候著(zhù)。

失去過(guò)她一次,他再也不想失去她了,只想留在她身邊,等著(zhù)她醒來(lái),再跟她道歉,請求她的原諒。

不經(jīng)歷這些事情,他永遠都不知道她對他來(lái)說(shuō)是有多重要。

蘇墨雪聽(tīng)說(shuō)僮汐從窗臺上跳了下去,那叫一個(gè)開(kāi)心。

她巴不得僮汐快點(diǎn)死掉,永遠的離開(kāi)這個(gè)世界。

這樣,傅君衍就是她一個(gè)人的了。

只是,讓她失望的是,僮汐命太硬,都已經(jīng)摔了下去,居然沒(méi)有死。

更讓她難過(guò)的是,僮汐那么一跳,竟然觸動(dòng)了傅君衍,喚醒了他那顆被自己迷惑的心。

蘇墨雪回到家后,從五點(diǎn)等到十二點(diǎn)鐘,也沒(méi)有把傅君衍等回來(lái)。

她的心里滿(mǎn)是失落,再也按耐不住,便拿起手機,撥通了傅君衍的電話(huà)。

電話(huà)響了很久,才被接通,傳來(lái)一道沉悶的聲音。

“喂!什么事?”

“親愛(ài)的,這么晚了,你怎么還沒(méi)回來(lái)?我一個(gè)人在家里好無(wú)聊,你能不能早點(diǎn)回來(lái)陪陪我?”蘇墨雪一如既往的跟傅君衍撒起了嬌。

傅君衍冷冷回答:“我在醫院,僮汐需要我!”

“我……”蘇墨雪的心,被狠狠地扎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

傅君衍沒(méi)了耐心,說(shuō)完話(huà)后,就把電話(huà)給掛了。

蘇墨雪默了一會(huì )兒,等她想到要說(shuō)些什么的時(shí)候,再開(kāi)口,電話(huà)里頭傳來(lái)的卻是一陣“嘟嘟嘟”的忙音。

拿開(kāi)手機一看,傅君衍已經(jīng)掛了她的電話(huà),她心頭一陣惱火,抓起手機朝地上狠狠地摔了下去。

“僮汐,你這個(gè)賤人,都要死了,還霸占著(zhù)傅君衍……啊……”

蘇墨雪幾近崩潰,做了那么多的努力,結果,她還是輸了,輸得一塌涂地。

僮汐昏迷了三天三夜,總算有了蘇醒的意識。

眼皮艱難地掙開(kāi),她看到一個(gè)長(cháng)相俊朗的男人,正盯著(zhù)自己的臉上看著(zhù)。

這個(gè)人看起來(lái)很熟悉,可她卻怎么也想不起來(lái)他是誰(shuí)。

“僮汐,你醒了?你終于醒了!”傅君衍看到僮汐醒過(guò)來(lái),激動(dòng)得不知所措,他握緊她的手,欣喜地喊著(zhù)。

僮汐看著(zhù)他,面無(wú)表情,緩了一會(huì )兒,她才把手給抽了回去,冷漠地道:“你是誰(shuí)?我不認識你!請你離我遠一點(diǎn)!”

傅君衍臉上的笑容凝固,拍著(zhù)胸脯,失望地道:“我是你的丈夫,傅君衍啊,怎么?你不記得我是誰(shuí)了嗎?”

“不記得了?!辟紫珦u搖頭。

傅君衍再次受到打擊,又一次握住她的手,激動(dòng)地道:“不可能啊,你那么喜歡我,怎么可能會(huì )忘了我呢?僮汐,你再好好看看我,我是你的丈夫啊,你肯定記得我的?!?/p>

“先生,請您自重!我真的不認識您?!辟紫凰@么一弄,更加得反感,她再一次把手抽了回去,態(tài)度依舊是那么得冷漠。

連著(zhù)問(wèn)了兩次,她都說(shuō)不認識自己,傅君衍萬(wàn)分失落。

拿她沒(méi)有辦法,他只好把醫生叫過(guò)來(lái),看看僮汐到底是怎么個(gè)情況,怎么會(huì )忘了自己?

醫生過(guò)來(lái)幫僮汐做了個(gè)檢查,給出答復:“僮女士腦部受了嚴重撞擊,導致她的記憶力喪失,得了選擇性失憶癥。所以,她才不記得您!”

“選擇性失憶癥?”傅君衍感到不可思議,不甘地道:“我跟她的關(guān)系那么不一般,她不可能忘了我??!”

“這個(gè),我也不是很清楚??赡苣銈冎g經(jīng)歷了什么,傷害到了她,她才會(huì )忘了您,準確的來(lái)說(shuō),這是她逃避您的一種方式?!?/p>

傅君衍聽(tīng)了醫生的解釋?zhuān)偹闶腔腥淮笪?,可能是他對僮汐的傷害太大,傷透了她的心,她才?huì )忘了自己。

這算是她對他的懲罰!

javascript:;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夏了南城
    夏了南城

    小說(shuō)《哪有情深不辜負》讓我明白,真正的愛(ài)人,應該是醬紫的:對于世界而言,你是一個(gè)人;但是對于我而言,你是我的整個(gè)世界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