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玄幻 > 絕世劍修
絕世劍修

絕世劍修拈花小和尚 著(zhù)

主角:慕陽(yáng),林芯
最近,深受大家喜愛(ài)的小說(shuō)主角慕陽(yáng)林芯,是作者拈花小和尚的小說(shuō)《絕世劍修》中的人物,被大家稱(chēng)為小說(shuō)經(jīng)典CP?!督^世劍修》劇情介紹:覺(jué)醒劍心,即為劍修!慕陽(yáng)偶然撿到一只老烏龜,自此逆天而上!劍修、妖族、天邪,三族之力匯于一身,傾劍斬輪回,成就至尊劍主!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0-10-10 20:59:26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對自己在宗門(mén)內的變化,慕陽(yáng)絲毫不知道,此刻他正朝著(zhù)青葉宗南邊的一座死火山而去。

沒(méi)有了被驅離宗門(mén)的麻煩事,慕陽(yáng)就著(zhù)手體內的問(wèn)題。

挑戰結束之后,八爺突然問(wèn)他,這周?chē)袥](méi)有存在上千年的死火山。慕陽(yáng)當即就想起了常聽(tīng)人說(shuō)起的落鳳山。

落鳳山距離青葉宗不算太遠,而且剛好是一座存在了不知幾千年的死火山。

八爺站立在慕陽(yáng)的肩膀上,哼哼道:“小子,你不要跟投胎似得,這才一天的時(shí)間,你體內的水之力量還不會(huì )爆發(fā),要不了你小命?!?/p>

聽(tīng)著(zhù)從肩膀上傳來(lái)的風(fēng)涼話(huà),慕陽(yáng)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些許。

“老烏龜,不關(guān)你的性命,你當然不著(zhù)急?!蹦疥?yáng)撇了撇嘴,速度又加快了一些。

八爺聽(tīng)得老烏龜三個(gè)字,傲氣無(wú)比的道:“小子,你記性是不是不好,我再說(shuō)一遍,我叫八爺!”

慕陽(yáng)嘿嘿笑了聲,也不會(huì )回話(huà),只是不斷的加快著(zhù)速度。

這個(gè)號稱(chēng)無(wú)所不知的家伙,總是喜歡先說(shuō)好的,然后便會(huì )想起一些能要人命的東西出來(lái)。比如那門(mén)下乘劍技‘三山壓頂’,如今又多了一個(gè)要求。

施展三山壓頂,需要強大的肉身支持,如果肉身強度不夠,施展多了以后,會(huì )留下一些致命隱患。

正因為這樣,如果讓慕陽(yáng)叫肩膀上的老烏龜八爺,反正他是叫不出來(lái)。

------

就在慕陽(yáng)離開(kāi)青葉宗的時(shí)候,宗門(mén)內,吳升站在一位紫衣少年身后,低著(zhù)頭靜靜地等待著(zhù)。

好半響后,少年任然沒(méi)有轉身,但卻有淡淡的聲音傳出,“他朝著(zhù)落鳳山去了?”

“是?!?/p>

吳升知道面前少年所說(shuō)的他,便是指的慕陽(yáng),但他的回答也是簡(jiǎn)單無(wú)比。

紫衣少年得到了準確的回答之后,又開(kāi)始沉默了。

不過(guò),這次只是過(guò)了十數息,紫衣少年便忽然嗤笑了一聲,輕聲道:“你也去落鳳山,讓他在哪兒躺上幾天,才回來(lái)?!?/p>

“到時(shí)候順便告訴他,有些人他碰不得,也想不得!”

最后一句話(huà)傳出,空氣突然多了一絲冷意。

吳升沒(méi)有回答,而是輕笑著(zhù),一步步往落鳳山的方向而去。

直到吳升走遠了好一會(huì )兒,紫衣少年才緩緩轉過(guò)身,陽(yáng)光落在其臉上,映出刀削般的菱角。

只是,此刻這菱角分明的臉龐上,卻是有著(zhù)一絲不屑的笑容閃過(guò)。

“紀蒼大哥看中的女人,就憑你慕陽(yáng)也敢想?!”

紫衣少年喃喃自語(yǔ)了一句,望向遠處的目光又多了些恍惚,仿佛回到了兩年前。在那陰暗的峽谷中,一位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白袍少年,從天而降。一劍揮出,數只實(shí)力堪比氣海境的妖獸,全部死絕。

而這一劍,同樣也救了他的性命。

后來(lái),紫衣少年知道了白袍少年的名字......紀蒼!

當然如果青葉宗有其他外門(mén)弟子在這里,便會(huì )輕松認出這紫衣少年,正是一直霸占外門(mén)弟子名次第一的楊雷。

------

距離落鳳山越來(lái)越近,慕陽(yáng)突然問(wèn)道:“落鳳山真的會(huì )有融血譚嗎?”

這次到落鳳山去的主要目的,便是找那融血譚,因為融血譚之中存在著(zhù)七品火之精。

不管是水之精還是火之精,根據其蘊含的力量強度以及純度,與靈寶和劍心一般分為了九品。

慕陽(yáng)現在體內的水之精,便是由七品海冥石煉化出來(lái)的,其品質(zhì)同樣達到了七品。所以要想達到平衡,必須也得找七品火之精。

老烏龜說(shuō)千年以上的死火山,就會(huì )有幾率存在融血譚,融血譚里面的潭水就蘊含著(zhù)七品火之精。

這也是為什么,慕陽(yáng)要前往落鳳山的原因。

“有沒(méi)有,去了就知道?!?/p>

不管慕陽(yáng)的速度多快,八爺依舊穩穩的站在他肩膀上,面對慕陽(yáng)的問(wèn)題,也是隨口便答道。

得到了一句相當于廢話(huà)的答案,慕陽(yáng)也不再詢(xún)問(wèn)這些。

此刻距離落鳳山已經(jīng)很近了,慕陽(yáng)索性便放慢前進(jìn)的速度,仔細打量周?chē)沫h(huán)境。

雖然落鳳山是一座死火山,但對周?chē)沫h(huán)境,影響依舊很大。

一顆顆幾人合抱粗細的古樹(shù),全部呈現枯黃色,光溜溜的樹(shù)枝,也沒(méi)有幾片樹(shù)葉存在。

就連呼吸的空氣,慕陽(yáng)都能隱隱的感覺(jué)到一絲絲燥熱。

到了落鳳山山腳下面的時(shí)候,慕陽(yáng)抬頭望著(zhù)眼前這座不算太宏偉的死火山,喃喃道:“希望有融血譚存在!”

當即深吸了一口氣,朝著(zhù)山頂掠去。

落鳳山的樹(shù)木,與山下的相比,還要枯黃,就像枯死了一般。但慕陽(yáng)催動(dòng)劍氣,隨便在一棵樹(shù)上一劃,樹(shù)皮飛濺,露出的雖然也是枯黃的樹(shù)干,但卻有著(zhù)濃郁的生機存在。

這讓慕陽(yáng)暗暗稱(chēng)奇,世界之大,還真是無(wú)奇不有。

落鳳山的山頂面積很大,而且還比較平坦,不過(guò)卻是怪石崚峋,而且這些石頭還都是焦黑中帶點(diǎn)紅色。

慕陽(yáng)不斷的在怪石上面飛掠,一腳踩在巨石上,人便躍出丈許遠。

融血譚一般都在死火山最炎熱的地方,而這種地方,無(wú)疑都是火山口附近。

只是,當慕陽(yáng)來(lái)到山頂正中央的火山口時(shí),整個(gè)人瞬間站定在一塊菱形的巨石上,臉上也是閃過(guò)了一絲凝重。

“小子,找麻煩的人來(lái)了!”八爺夸張的怪叫了一聲。

慕陽(yáng)仿佛沒(méi)有聽(tīng)到肩膀上的叫聲一般,而是盯著(zhù)那站在火山口上面的一道瘦弱少年。

“吳師兄,沒(méi)想到會(huì )在這兒遇到你,還真是有緣??!”下一刻,慕陽(yáng)抱拳對著(zhù)遠處的少年笑了笑。

吳升面無(wú)表情,猶如竹竿般的身形,微微一晃,便到了慕陽(yáng)十步外的一塊石頭上面站著(zhù)。

“不是有緣,我是專(zhuān)程來(lái)找你的?!?/p>

吳升直接開(kāi)門(mén)見(jiàn)山,說(shuō)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一絲絲劍氣波動(dòng)也隨之流露出來(lái)。

慕陽(yáng)瞳孔微微縮了縮,收起臉上的笑容,淡淡的問(wèn)道:“不知,吳師兄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呵呵?!眳巧仟q如皮包骨般的臉上,出現了一抹輕淡的笑容,視線(xiàn)在四周掃視了一圈,道:“我覺(jué)得這里的風(fēng)景不錯,所以想讓慕師弟在這兒躺上幾天,慢慢欣賞這里的景色?!?/p>

果然來(lái)者不善呢!

慕陽(yáng)嘴角緊緊抿了一下,然后身影瞬間暴沖出去。

屬于開(kāi)劍中境的劍氣,轟然間全部爆發(fā)出來(lái),掀起一圈勁風(fēng)擴散開(kāi)來(lái)。

既然是找麻煩的,說(shuō)得再多也都是廢話(huà),何況吳升的實(shí)力可不簡(jiǎn)單。既然需要動(dòng)手,慕陽(yáng)也不會(huì )猶豫。

瞬息之間,慕陽(yáng)便已是靠近了吳升,劍氣在手臂上升騰而起,三山壓頂瞬間施展出來(lái)。

“不會(huì )是打敗了羅旭飛那個(gè)廢物,就真以為自己很厲害了?”

吳升沒(méi)有絲毫閃躲的打算,不屑冷哼的同時(shí),一拳便是轟了出去。

砰!

拳頭和手臂碰撞,劍氣爆發(fā),巨大的勁道掀起帶著(zhù)塵埃的風(fēng)旋,朝著(zhù)四面八方散去。

慕陽(yáng)剛剛靠近的身體,在這一次碰撞中,借著(zhù)難以抵擋的力量倒飛出去,然后落在一塊巨石上的瞬間,雙腿微微彎曲,身體再一次彈射出去。

而那塊被踩中的巨石,在這瞬間,爬滿(mǎn)了蜘蛛網(wǎng)般的裂紋。

顯然剛才慕陽(yáng)借助彎腿的時(shí)候,把那強勁的力道,傳到了這塊巨石上。

彈射在半空中的慕陽(yáng),其身上的劍氣波動(dòng)再度加強了一分,手掌也是握住了一柄怪異長(cháng)劍。

“三山壓頂!”

慕陽(yáng)目光閃動(dòng),第一次傾盡全力施展這門(mén)下乘劍技。

淡藍色的劍氣在劍鋒上不斷流轉,那悍然劈下的長(cháng)劍,卻猶如山岳壓下一般,擠壓得空氣都發(fā)出了細微的轟鳴聲。

望著(zhù)那從天而降的長(cháng)劍,以及劍鋒上那淡藍色的光芒,吳升的臉上也是有著(zhù)震驚一閃而過(guò)。

但他的反應卻是絲毫不慢,手中同樣出現一柄樣式奇特的長(cháng)劍,整柄長(cháng)劍都是泛著(zhù)淡淡的紅色,劍柄上的花紋更是有著(zhù)一絲精美感。

握住長(cháng)劍的剎那,吳升直直一劍刺出。

燥熱的空氣,在這瞬間,變得更加炙熱了。

鐺!

兩柄長(cháng)劍交擊,勁風(fēng)氣旋以?xún)扇藶橹行乃谅娱_(kāi)來(lái)。

吳升站腳的巨石,在這一刻不斷有裂痕產(chǎn)生,然后碎成巴掌般的小石塊。

而慕陽(yáng)也是再次倒退出去,站定的時(shí)候,嘴角已是多出了一縷猩紅的血跡,呼吸同樣變得急促了些許。

不過(guò)吳升也一樣不好受,略顯蒼白的臉色,以及依舊還在微微顫抖的長(cháng)劍。顯示了他的結果雖然比慕陽(yáng)要好,但也好不到那里去。

“吳師兄,還要留我在這里欣賞風(fēng)景嗎?”慕陽(yáng)抹去嘴角血跡,笑著(zhù)問(wèn)道。

自己的實(shí)力就算和吳升有所差距,但也應該不大,這讓慕陽(yáng)的心,也稍微放下了一些。

但就在這時(shí),吳升忽然抬起頭,看著(zhù)慕陽(yáng)大笑了起來(lái):“哈哈哈......還真是出人意料,不過(guò)你以為這就是我的全部實(shí)力了嗎?”

大笑中,吳升身上的氣息一變再變,而且是越變越強。

轟!

數個(gè)呼吸之后,吳升那持續上升的氣息猛然停了下來(lái),一股屬于氣海境的劍氣波動(dòng),轟然擴散開(kāi)來(lái)。

慕陽(yáng)漆黑的瞳孔,在這瞬間,驟然猛縮。

“氣海境初期......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檬味
    檬味

    這幾天,完全被小說(shuō)《絕世劍修》中的這對主角慕陽(yáng)林芯感化了,我感動(dòng)著(zhù)他們的感動(dòng),悲傷著(zhù)他們的悲傷,多么希望現實(shí)中也有這么一位少年,待我長(cháng)發(fā)及腰時(shí),少年娶我可好?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