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都市 > 我,你高攀不起
我,你高攀不起

我,你高攀不起如我所愿 著(zhù)

主角:蕭凡,葉雨柔
主角蕭凡葉雨柔是小說(shuō)《我,你高攀不起》中的一對情侶,他們的感情之路雖然曲折,但卻唯美動(dòng)人,你有沒(méi)有被感化到呢?《我,你高攀不起》主要內容介紹:窩囊女婿搖身一變成為世界財團之子,從此,化身為龍,扶搖直上九萬(wàn)里!曾經(jīng)我,卑微低下,如今我,你高攀不起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0-10-10 11:17:48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“王總,你什么意思?我沒(méi)太明白......”

聽(tīng)到王強的話(huà),葉蒼天連忙問(wèn)道。

王強冷哼一聲,很不給葉蒼天面子說(shuō)道:“你們葉家剛開(kāi)始合作就更換項目負責人,你讓我怎么看到你們的誠意?這項合作是葉雨柔葉小姐和我談成的,她理應是項目負責人?!?/p>

“但是你們卻一聲不響想要更換成這個(gè)紈绔公子,你們葉家把我們恒天集團當成什么了?”

“我告訴你們,這項目除非是葉小姐負責,不然葉家休想得到這項目!”

王強說(shuō)罷,根本不給葉蒼天在說(shuō)話(huà)的機會(huì ),轉身進(jìn)了公司。

“站??!”

葉蒼天想要跟進(jìn)去,但是門(mén)口的保安卻直接將他們攔在了門(mén)外。

“這......”葉蒼天臉色蒼白無(wú)力。

這一切和他預想的簡(jiǎn)直相差太多了。

原以為已經(jīng)拿到了合同,搭上了恒天集團這條線(xiàn),葉家便可以魚(yú)躍龍門(mén)。

但是他怎么也沒(méi)有想到,王強竟然對項目負責人如此上心,竟然堅持要葉雨柔做這個(gè)項目負責人。

“爺爺,王強什么意思?難道我還不如那個(gè)臭女人嗎?”

葉海龍的眼中閃過(guò)一絲陰霾,“爺爺絕對不能讓葉雨柔這個(gè)女人負責這個(gè)項目啊,她一個(gè)女人能懂什么?!?/p>

“哎呦,這不是葉老爺子嗎?”

就在葉蒼天臉色蒼白的時(shí)候,一輛奧迪停著(zhù)了他們的面前,從上面走出來(lái)了一個(gè)中年男人,“看樣子王總對你們很不滿(mǎn)意啊,聽(tīng)說(shuō)你們昨天拿到了合同,怎么今天就吃了閉門(mén)羹呢?”

來(lái)的這個(gè)人叫做李超群,是天海另外一家做建筑材料公司的老總,和葉家一直是競爭關(guān)系。

“哼,我們已經(jīng)拿到了合同,難道還能飛了不成?”葉蒼天臉色陰沉,咬著(zhù)牙說(shuō)道。

李超群冷然一笑:“這可不一定哦,恒天集團是什么背景你應該清楚,惹到他們不高興的話(huà),所謂的合同不過(guò)是一張白紙罷了?!?/p>

葉蒼天身子猛然一陣顫抖,臉色蒼白。

李超群說(shuō)的是實(shí)話(huà),別看葉家和恒天集團已經(jīng)簽訂了合同,但是對方如果不滿(mǎn)意的話(huà),想要撕毀合同也只不過(guò)是一句話(huà)的事情。

葉家在天海只是個(gè)小家族,面對恒天集團,沒(méi)有任何的抵抗之力。

“哈哈,看樣子你們葉家給了我們機會(huì )呀?!崩畛汗笮?,跨步進(jìn)了恒天集團的公司。

“爺爺,我們怎么辦?”葉海龍直接慌了,“我們可不能讓李家撿了便宜啊......”

“走,回去,給葉雨柔打電話(huà)?!?/p>

葉蒼天果然是老人精,在極短的時(shí)間便做出了選擇。

雖然他很不情愿葉雨柔做這次項目的負責人,但是相比失去和恒天集團的合作,也就不值一提了。

更重要的是,李超群已經(jīng)出動(dòng),如果李家真的和恒天集團達成了合作,葉家將會(huì )被踩在腳底!

而與此同時(shí),葉雨柔獨自一人坐在院子里,面帶愁容。

因為項目事情被葉海龍搶了過(guò)去的原因,葉雨柔去公司一下子也沒(méi)什么事可做,索性就沒(méi)那么著(zhù)急去公司。

“雨柔,老爺子如果給你打電話(huà)的話(huà),你就說(shuō)生病了,不舒服?!?/p>

就在葉雨柔沉思的時(shí)候,蕭凡從屋里走了出來(lái),淡淡地說(shuō)道。

“你......你說(shuō)什么?”葉雨柔有些恍惚,抬起頭看了一眼蕭凡,“爺爺怎么會(huì )給我打電話(huà)呢?”

“哼,這個(gè)窩囊廢,你就異想天開(kāi)吧?!?/p>

張蘭聽(tīng)到他們的對話(huà),從屋里走了出來(lái),滿(mǎn)臉的嫌棄,“老爺子是什么人?他怎么可能會(huì )給雨柔打電話(huà)呢?”

“滴滴滴......”

張蘭的話(huà)還沒(méi)有落下,葉雨柔的手機一陣震動(dòng),打開(kāi)一看,還真是葉蒼天的號碼。

“爺爺打來(lái)的?”

葉雨柔的眼中瞬間閃過(guò)一絲詫異的神色,抬起頭,不可置信的看著(zhù)蕭凡。

他怎么會(huì )知道老爺子要給自己打電話(huà)呢?

“真是你爺爺打來(lái)的?”張蘭眼中閃爍著(zhù)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蕭凡的臉上沒(méi)有絲毫的驚訝:“接吧,別忘了我跟你說(shuō)的話(huà)?!?/p>

葉雨柔猶豫了一下,接起電話(huà),“喂,爺爺,我......”

但還不等她把話(huà)說(shuō)完,葉蒼天帶著(zhù)不滿(mǎn)的聲音就搶先響了起來(lái):“葉雨柔,馬上來(lái)公司誰(shuí)給你的權利?隨意曠工?”

“爺爺......我......”葉雨柔剛想張口,抬起頭,卻看見(jiàn)了蕭凡的目光,輕輕地吞了一口唾沫,說(shuō)道:“爺爺,我身體有些不舒服,已經(jīng)請過(guò)假了......”

“簡(jiǎn)直是豈有此理!”

會(huì )議室內,葉蒼天聞言,眼中閃過(guò)一絲冷光,氣得渾身發(fā)抖。

葉蒼天怎么可能聽(tīng)不懂葉雨柔這是在推脫。

“爺爺,這葉雨柔太不像話(huà)了!”葉海龍立刻說(shuō)道,“她這明顯是對你昨天的決定懷恨在心,一點(diǎn)點(diǎn)小病,身體不舒服,就敢隨意曠工請假,這件事讓她掌了權還了得?”

“是啊,爺爺,絕對不能夠慣著(zhù)她!”葉海嬌在旁邊附和道,“爺爺,你應該讓她馬上來(lái)公司,只要沒(méi)死的話(huà),爬也應該爬到公司來(lái)?!?/p>

葉蒼天深深地呼了一口氣,眼中閃過(guò)一絲憤怒,但是當他想要在說(shuō)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卻發(fā)現葉雨柔早把電話(huà)掛了。

“爺爺,你看看,你看看,這個(gè)女人簡(jiǎn)直是無(wú)法無(wú)天了,竟敢掛你的電話(huà)?!?/p>

“是啊,太不懂禮貌了,這樣的人留在公司絕對是禍害?!?/p>

旁邊的人立刻對葉雨柔又是一陣奚落。

“住嘴!”葉蒼天氣的不輕,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瞟了一眼身邊的這些人,冷聲道:“還不是你們不爭氣,你們要是能夠拿到恒天集團的合作,還用受她的氣嗎!”

“一群廢物,只知道在這里賣(mài)嘴!”

葉蒼天的話(huà)讓所有的人都低下了頭,不敢直視。

沒(méi)辦法,合同的確是葉雨柔簽下來(lái)的,哪怕他們不承認,也已經(jīng)是事實(shí)。

而這個(gè)時(shí)候在葉家院子里,張蘭早就翻了天,幾乎是上蹦下跳,對著(zhù)蕭凡一頓臭罵。

所罵的事,就是因為蕭凡讓葉雨柔撒謊,掛葉蒼天電話(huà)的原因。

“媽?!钡葟執m稍微松懈下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蕭凡這才淡淡的說(shuō)道,“難道你不想看看平日里欺負我們的人吃癟的樣子嗎?”

“現在恒天集團那邊只認雨柔,所以老爺子才會(huì )給雨柔打電話(huà),就這一條,從今往后,葉家的人便不敢對雨柔太過(guò)分?!?/p>

旁邊的葉少龍聽(tīng)到蕭凡的話(huà),眼珠子稍微轉了一下,不確定問(wèn)道:“蕭凡,你怎么就確定恒天集團那邊只認雨柔,要不是這樣,那我們豈不是慘了?”

蕭凡淡然道:“這是昨天雨柔對我說(shuō)的,說(shuō)恒天集團老板就認她!”

“雨柔,是這樣嗎?”張蘭問(wèn)葉雨柔。

葉雨柔有些疑惑的望了眼蕭凡,如實(shí)點(diǎn)頭,“是這樣的,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(huì )這樣,但那恒天集團的王總就是這樣和我說(shuō)的?!?/p>

葉少龍和張蘭一聽(tīng)頓時(shí)軍心大振。

“哼,看來(lái)老天還是眷顧我們的,終于可以讓我們揚眉吐氣一回了?!?/p>

葉少龍輕輕地拍了拍葉雨柔的肩膀,“雨柔,這次機會(huì )你可一定要好好把握住,也許就是我們翻身的機會(huì )?!?/p>

“我......”

葉雨柔把目光投向了蕭凡,后者輕輕地搖了搖頭。

葉雨柔的心里面滿(mǎn)是疑惑。

和恒天集團的合作她根本沒(méi)有出一分力。

她敏銳的感覺(jué)到這一切的背后,都似是有著(zhù)蕭凡的影子。

但想想又覺(jué)得不可能。

蕭凡這一個(gè)懦弱的人,怎么可能和恒天集團扯上關(guān)系。

正當他們在交談的時(shí)候,忽然之間,外面傳來(lái)一陣尖銳的汽車(chē)笛聲。

葉少龍皺了皺眉頭,回頭一看,卻見(jiàn)葉蒼天一行人從外面走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“爸,你怎么來(lái)啦?”

葉少龍的臉上雖然面無(wú)表情,但是心里面卻震撼不已。

葉少龍的這個(gè)院子還是老院子,平日里根本沒(méi)有人來(lái)這里,更別說(shuō)是葉蒼天了。

但是這一次,葉蒼天竟然帶著(zhù)家族的眾人來(lái)到了這里,這讓葉少龍的心里面著(zhù)實(shí)震撼不已。

不過(guò)這樣也印證了蕭凡的話(huà)。

葉雨柔現在應該是被恒天集團看重了,不肯輕易更換項目負責人,導致合作出現了危機,葉蒼天才不得不低下頭來(lái)到這里。

“哼,你們家的人出息了,敢掛我的電話(huà),敢隨意曠工了?!?/p>

葉蒼天壓抑著(zhù)心中的怒火,說(shuō)道。

如果不是恒天集團只認葉雨柔的話(huà),他這輩子也不可能來(lái)這樣的地方。

“爸,這話(huà)可就不對了?!?/p>

張蘭表面上雖然卑微,但是心里面卻暗笑不已,“海超平日里咳嗽一兩聲就得回家休息一兩天,我家雨柔今天確實(shí)身體不舒服,而且已經(jīng)告了假,這也是情理之中吧?!?/p>

“你怎么和爺爺說(shuō)話(huà)呢?”

葉海龍往前跨了一步,絲毫沒(méi)將張蘭放在眼里,“不要以為葉雨柔談到了合作,恒天集團看中她,你們家就可以野雞變鳳凰?!?/p>

“沒(méi)有啊,爸不是已經(jīng)把負責人更換成你了嘛?!睆執m好不容易逮著(zhù)嘲諷其他人機會(huì ),自然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,“既然項目負責人已經(jīng)換了,還來(lái)我們這里找雨柔干什么呢?”

“好了!”葉蒼天知道再這樣爭吵下去毫無(wú)意義,而且李超群現在就在恒天集團的公司里面,晚一分就多一分危險,“我來(lái)這里不是來(lái)吵架的?!?/p>

葉蒼天杵著(zhù)拐杖,看了一眼葉雨柔說(shuō)道:“我回頭想了一下,這份合同是你談下來(lái)的,還是你來(lái)做項目負責人吧?”

“???”葉雨柔猛然一驚,霍然抬起頭看著(zhù)葉蒼天,“爺爺,我沒(méi)明白你的意思,你不是已經(jīng)把海超換上去了嗎?”

“不是你想通了,而是你迫不得已吧?!本驮谶@個(gè)時(shí)候,蕭凡站出來(lái),說(shuō)道。

“你們隨意更換項目負責人,導致恒天集團對你們的合作產(chǎn)生了信任危機,所以你才不得不讓雨柔前去救火?!?/p>

“爺爺,都這個(gè)時(shí)候了,你竟然還顧著(zhù)你的面子,連句實(shí)話(huà)都不肯說(shuō)?!?/p>

蕭凡的話(huà)讓葉蒼天的臉色有些蒼白,不過(guò)片刻之后,眼中便閃過(guò)一絲冷光,拐杖杵在地上,砰砰作響。

“我們葉家什么時(shí)候輪到你來(lái)這里說(shuō)話(huà)了,不錯,恒天集團雖然對我們更換負責人頗有微詞,但是我要堅持的話(huà)還是可以的?!?/p>

“我這次來(lái)到這里,也是給葉雨柔一個(gè)機會(huì ),給你們家一個(gè)機會(huì )!”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語(yǔ)伊
    語(yǔ)伊

    這部小說(shuō)《我,你高攀不起》寫(xiě)的太棒了,一下子就陷入了故事感情的漩渦,幾天來(lái),悲傷著(zhù)主角蕭凡葉雨柔的悲傷,歡樂(lè )著(zhù)主角蕭凡葉雨柔的歡樂(lè ),我簡(jiǎn)直變成了受小說(shuō)支配的感情奴隸,誰(shuí)來(lái)拯救拯救我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