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余生陪你顛沛流離
余生陪你顛沛流離

余生陪你顛沛流離二小姐的煙 著(zhù)

主角:俞靜書(shū),沈柏寒
俞靜書(shū)沈柏寒是小說(shuō)《余生陪你顛沛流離》中的主角,在作者二小姐的煙鬼斧神工的創(chuàng )作下,兩人活靈活現,并碰撞出不一樣的愛(ài)情火花!《余生陪你顛沛流離》內容簡(jiǎn)介:她過(guò)夠了寄人籬下的日子,卻不得不依附于他的羽翼來(lái)躲避災難,借他的勢來(lái)成全自己的碧海藍天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0-10-10 11:44:40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剛罵完,俞敬璋便驀地認出了這男人是誰(shuí),之前光線(xiàn)的問(wèn)題他沒(méi)有看清楚,此時(shí)知道他就是環(huán)亞的真正掌舵人,頓時(shí)嚇得腿軟。

“沈……沈先生……”

沈柏寒眼皮微垂,睨著(zhù)地上把自己裹緊的人,不動(dòng)聲色的壓著(zhù)唇角。

俞靜書(shū)縮著(zhù)身子想要躲避,羞恥,卑賤!此時(shí)都展露在這個(gè)矜貴的男人面前。

突地,肩上一熱,俞靜書(shū)水瑩瑩的雙眸看著(zhù)他掃了老男人一眼。

“她是我的女人!你也敢?”

他的聲音一如開(kāi)始那樣,渾厚卻不滄桑,磁性的聲線(xiàn)勾著(zhù)人心潺潺。

沈柏寒的手落在俞敬璋的肩上,面色從容。

“??!沈先生……我……我不敢了……”俞敬璋額上冷汗連連,“沈先生放……過(guò)我,我……我錯了……”

若不是想著(zhù)反正都要給外人了,還不如自己先享受一把,家里那只母老虎也不在,正合他意。

可是,這個(gè)男人怎么會(huì )恰好出現在這里?不是說(shuō),他將人騙去酒吧,被鄭總那個(gè)老男人欺負揩油,他出來(lái)英雄救美嗎?

現在倒是英雄救美了,可是,這個(gè)壞男人不應該是他??!

俞靜書(shū)抬眸看著(zhù)伯父面目扭曲在一起,隱約可以看到沈柏寒手臂凸起的輪廓。

她趕緊垂下眸子悄悄的攏緊身上的衣服,有苦澀的眼淚滑入嘴唇。

隨即,她便被人打橫抱了起來(lái)。

“你,你干什么?”哭過(guò)后的鼻音很重,嗓子沙啞的厲害。

俞靜書(shū)緊緊的揪著(zhù)身上的衣服,慌亂不安的看著(zhù)他。

沈柏寒抱著(zhù)她大步離開(kāi)這充滿(mǎn)惡心氣息的房間,淡然的垂眸睨了她一眼。

懷中的女人身子顫抖,微卷的睫毛上掛著(zhù)欲滴未滴的淚珠。

她是嚇壞了吧。剛才確實(shí)是危險,如果他沒(méi)有及時(shí)出現,后果難以想象!

俞靜書(shū)不敢一直看著(zhù)他,對視的瞬間又慌亂的垂了眼,淺聲道,“謝謝你?!?/p>

謝謝他做了她的后盾,他的女人幾個(gè)字并不好聽(tīng),但是卻極為受用!

沈柏寒的眸色漸深,黑色的瞳仁中倒影著(zhù)俞靜書(shū)嬌小的身子。

是該謝謝他,如果不是他終究看不下去,她又怎么能平安?

沈柏寒想著(zhù)他剛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看著(zhù)俞靜書(shū)自己堵人一人糾結著(zhù)進(jìn)了大門(mén)。

他知道她的所有,自然也清楚這個(gè)好色成性的俞敬璋。

當看到她披頭散發(fā)的沖出房門(mén)絕望的喊救命的那一刻,他清楚的聽(tīng)到心里有個(gè)聲音在說(shuō),她活該!

她命該如此!

“先生?”細軟的聲音入耳,沈柏寒驀然回過(guò)神,面色從容的把她放在車(chē)里。

俞靜書(shū)把腦袋埋進(jìn)衣服里,輕輕的拭干臉上的淚痕,只啞聲說(shuō),“今天謝謝你了,我還要去學(xué)校,先走了?!?/p>

再一次說(shuō)完感謝,俞靜書(shū)便想下車(chē)去,卻不想被男人攔住。

“想走?”

聽(tīng)到聲音的俞靜書(shū)身子顫抖的更厲害了,這句話(huà)太熟悉了。

伯父壓著(zhù)她想要侵犯她的時(shí)候也是這么問(wèn)的!

太可怕了!

她不要!

她永遠也不要再去嘗試!

俞靜書(shū)驚慌失措的問(wèn),“你想干什么!”

沈柏寒坐進(jìn)車(chē)里,高大的身子兀自壓進(jìn)來(lái),車(chē)里的空間瞬時(shí)少了許多,連空氣都變得緊缺一般。

俞靜書(shū)縮在另一邊,猶如驚弓之鳥(niǎo)的防備。

“俞靜書(shū),你很缺錢(qián)是么?”沈柏寒睨著(zhù)眼瞧她,唇角掛著(zhù)一絲諷笑。

聞言,俞靜書(shū)更是狼狽了,手下那方方正正的弧度胳手,隔著(zhù)衣服都幾乎要灼燙她的手心。

此刻,她仿佛赤身裸體忍受著(zhù)他的探視,知道她的拮據和狼狽。

俞靜書(shū)咬著(zhù)唇瓣,半餉說(shuō)不出一個(gè)字。卻驀然聽(tīng)見(jiàn)譏誚的聲音兀自輕響。

“那就做我的情婦!”他的聲音平緩輕松,只有那些微的嘲諷。

俞靜書(shū)怔愣在角落,不可置信的看著(zhù)他。

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,隨便一句話(huà)就可以決定別人的命運。

而她俞靜書(shū)不過(guò)是低入塵埃的草芥,可以任人踐踏!

她貧窮又如何,低賤又怎樣!

她俞靜書(shū)的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!

俞靜書(shū)猛地將身上帶著(zhù)淡淡清香味的衣服扔到他的身上。

發(fā)了瘋般拖了自己的鞋子往他身上砸!

“你憑什么侮辱我!憑什么決定我的生活!滾啊你!”

鞋子扔在他的身上又落到車(chē)里,發(fā)出沉沉的聲音。

俞靜書(shū)打開(kāi)門(mén)毫不猶豫的下車(chē),心酸的眼淚再次肆意。

沈柏寒淡然的撣落身上的塵埃,冷然的勾著(zhù)唇角,帶著(zhù)冬日的寒氣,“你會(huì )回來(lái)求我的!”

俞靜書(shū)面色一僵,卻依然倔強的擦干臉上的淚痕,頭也不回的消失在街角!

魏勤很快將車(chē)開(kāi)到了俞家的大門(mén)口,沈柏寒一言不發(fā)的進(jìn)了車(chē)的后座。

屋里被‘教訓’了一頓的男人看著(zhù)他們離開(kāi),卻感受到陰涼的目光始終揮散不去。

宿舍里,俞靜書(shū)一個(gè)人躺在床上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的。

讓人頭疼的學(xué)費還是沒(méi)有著(zhù)落,最后一學(xué)期了,她不能,不能倒在最后的關(guān)頭。

現在最緊要的便是解決這個(gè)問(wèn)題了。

想到這里,俞靜書(shū)抓起背包打開(kāi)門(mén)就往教學(xué)樓方向走去。

從系主任的辦公室出來(lái),俞靜書(shū)非但沒(méi)有松一口氣,反而更沉重了幾分。

他說(shuō),如果自己讓他得償所愿,他就將今年系里唯一一個(gè)困難生名額給她。

聞言,俞靜書(shū)松開(kāi)的拳頭又重新握緊,她堅持了幾年扛著(zhù)沒(méi)做那些見(jiàn)不得人的事,現在斷不會(huì )為了這五萬(wàn)塊在最緊要的關(guān)頭出賣(mài)自己。

別人瞧不起自己不要緊,最重要的是不要自己都看不起自己。原來(lái),所有的東西都是可以暗箱操作的,那么之前自己拼了命拿到的第一名,卻沒(méi)有相應的獎學(xué)金,也是因為愿意付出代價(jià)的人給撬走了。

呵,這個(gè)世界為什么要那么骯臟?

俞靜書(shū)仰起頭,將快要奪眶而出的淚水重新逼了回去。

走出教學(xué)樓,俞靜書(shū)就遇到了此時(shí)此刻最不想見(jiàn)到的人之一——俞想想。

“喲,這不是我的品學(xué)兼優(yōu)的好姐姐嗎?”俞想想撇開(kāi)同行的人直直的朝她走了過(guò)來(lái),“瞧這眼眶紅的,是被欺負了嗎?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檸檬不該羨慕西瓜的甜
    檸檬不該羨慕西瓜的甜

    愛(ài)是什么?二小姐的煙的在小說(shuō)《余生陪你顛沛流離》中給了我們答案:世界上唯一的你,與唯一的我相遇時(shí),你我之間總會(huì )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,拉著(zhù)我們,這種吸引力,常常被定義為愛(ài)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