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總裁 > 欲寵嬌妻:總裁多情事
欲寵嬌妻:總裁多情事

欲寵嬌妻:總裁多情事雪糕巧克力 著(zhù)

主角:唐樂(lè )樂(lè ),席慕青
不少網(wǎng)友都對一本主角叫唐樂(lè )樂(lè )席慕青的小說(shuō)感興趣,它就是《欲寵嬌妻:總裁多情事》,雪糕巧克力文字功底出眾,而且非常注重細節,《欲寵嬌妻:總裁多情事》講的是:五年后,唐樂(lè )樂(lè )回到曾經(jīng)的城市。她竟然在這里,又遇上了他……那個(gè)叫,席慕青的男人??!那個(gè),曾經(jīng)與她有過(guò)一段短暫婚姻的男人!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0-09-29 17:28:25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婚后協(xié)議書(shū)?樂(lè )樂(lè )蹙眉。

當她打開(kāi)文件,看完白紙上那四條簡(jiǎn)潔而有力的協(xié)議之后,心頭已被陣陣冷意侵襲。

那寒意,宛若至白紙黑字上發(fā)出一般,從指尖頂端,一點(diǎn)點(diǎn)蔓延,至心底最深處……

白紙上,赫然寫(xiě)著(zhù):

第一條,夫妻雙方互不干涉,互不侵犯對方私人生活。

第二條,婚姻采取隱婚形式,決不向除家人之外的朋友泄露雙方關(guān)系。

第三條,婚姻期間不生子嗣。

第四條,甲方(席慕青)每月向乙方(唐樂(lè )樂(lè ))供給拾萬(wàn)元人民幣以作日常開(kāi)銷(xiāo)。

多么荒謬而又無(wú)情的四條協(xié)議??!

“你解釋一下,這是什么意思……”樂(lè )樂(lè )無(wú)力的聲音幾乎顫抖。

“字面上的意思,我想你應該都懂!”席慕青面無(wú)表情的拒絕解釋?zhuān)>氲碾S手解開(kāi)領(lǐng)口下的幾顆襯衫紐扣,露出一大片古銅色的肌膚,催促道,“簽了?!?/p>

“席慕青,我們是夫妻??!”樂(lè )樂(lè )再次強調他們之間的關(guān)系。

“簽了??!”

濃密的劍眉,已煩躁的蹙起。

“我拒絕!這么冷血的協(xié)議,我是不可能會(huì )簽的!”樂(lè )樂(lè )的聲音,毫不畏懼的拔高幾分。

這還算一對夫妻,一段婚姻,一個(gè)家嗎?這簡(jiǎn)直就是毫無(wú)瓜葛的兩個(gè)陌生人的同房協(xié)議??!

“你確定?”席慕青漆黑的眼瞳凹陷幾分,半會(huì ),隨手又從自己的公文包中抽了一份文件出來(lái),擱在樂(lè )樂(lè )身前,淡淡道,“既然這樣,那就把離婚協(xié)議簽了吧!”

一句話(huà),不帶任何感情,沒(méi)有絲毫溫度。

白紙上,‘離婚協(xié)議書(shū)’那殘忍的五個(gè)大字,狠狠的劃痛了樂(lè )樂(lè )的雙眼,而那簽字欄里,剛硬的‘席慕青’三個(gè)字,每一筆每一劃更是如一把把利劍直直戳中她的心口,惹得她眼眶不由泛紅。

這才新婚的第二天,而這個(gè)男人,竟早早的就將離婚協(xié)議書(shū)簽好了!

“我以為我們這不過(guò)只是一段各取所需的婚姻,但似乎你的最終目的并非第四條!既然如此,話(huà)不投機半句多?!毕角鄾Q絕的態(tài)度,有如一把鋒利的尖刀,深深劃進(jìn)她的肌膚內,疼的她連握著(zhù)鋼筆的小手都不住的微顫,兩份冰冷而無(wú)情的協(xié)議書(shū)在她腦海中不停的做著(zhù)拉鋸戰,很久……

樂(lè )樂(lè )拾起了那份婚后協(xié)議書(shū),握筆,顫抖著(zhù),卻還是一筆一劃的,重重簽下了自己的名字,唐樂(lè )樂(lè )??!

不干涉他的私生活!不泄露自己與他的婚姻關(guān)系!不生下他的孩子!

對于第四條……

“第四條,確實(shí)是我嫁給你的目的!”至少,在絕情的他面前,給自己的愛(ài),留下一條退路??!

“很好!”席慕青滿(mǎn)意的冷笑。

收好文件,兀自上樓去,卻還不忘提醒一句,“把廚房弄干凈!要吃飯,可以叫外賣(mài)!”

樂(lè )樂(lè )泛紅的眼眶,差點(diǎn)溢出淚水來(lái)。

她起身就往廚房奔去,看著(zhù)那滿(mǎn)櫥臺的食材,她憋屈得直想哭。

走過(guò)去,一氣之下,將所有為剛剛那個(gè)絕情的男人準備的食材統統扔進(jìn)了垃圾桶里去。

就如同她對他的愛(ài),被他那么不屑一顧的,扔進(jìn)了垃圾桶里去一般!

席慕青是個(gè)非常守信用的人,協(xié)議才一簽,隔天,樂(lè )樂(lè )還在上班的時(shí)候,手機便收到了提醒信息,她的銀=行卡上無(wú)故多出了十萬(wàn)塊錢(qián)來(lái),看著(zhù)那忽然多出來(lái)的五個(gè)零,樂(lè )樂(lè )不知該哭還是該笑。

“琳瑯,下班請你吃飯,看電影,逛街!”樂(lè )樂(lè )撥了個(gè)電話(huà)給好友陸琳瑯。

“干嘛?發(fā)橫財了?”

“對!天上掉了一大塊餡餅下來(lái),正好砸在了本小姐身上!”而且,砸得特別疼!

“ok!”

下了班,兩個(gè)女人,閑適的在商場(chǎng)里亂逛著(zhù),樂(lè )樂(lè )是決計不想這么早就回那個(gè)冰冷的家中去的。

“樂(lè )樂(lè ),既然那混蛋出手這么大方,你不刷暴他的卡,好像還真有點(diǎn)對不住他!”琳瑯說(shuō)著(zhù)就拉著(zhù)樂(lè )樂(lè )往商場(chǎng)奢侈品消費區奔去。

心情本就糟糕透了的樂(lè )樂(lè )并沒(méi)有拒絕琳瑯的提議,用購物來(lái)讓心情放松點(diǎn)倒是個(gè)不錯的選擇,更何況這錢(qián)……

按琳瑯的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就是,務(wù)必得放開(kāi)手去用才對得起自己這份委曲求全的愛(ài)??!女人,愛(ài)與金錢(qián)之間至少得求一門(mén)吧?她自認自己不是什么圣母瑪麗蘇!

“哇!樂(lè )樂(lè ),這條裙子好適合你,是你的風(fēng)格耶!”當她們經(jīng)過(guò)一條精致的白色蕾絲連衣裙時(shí),腳下的步子忽而便停滯不前了。

裙子是蕾絲材質(zhì)與綢緞鑲嵌而成,精致的做工一看便知價(jià)格不菲,而那獨特的設計,更是讓兩個(gè)女人連連搖頭驚嘆,“太美了……”

“快,就它了,趕緊去試試!”琳瑯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,便拉著(zhù)樂(lè )樂(lè )推開(kāi)了那道象征著(zhù)奢侈的玻璃大門(mén)。

樂(lè )樂(lè )被琳瑯拱著(zhù)進(jìn)了試衣間去。

再出來(lái),就聽(tīng)得琳瑯對著(zhù)鏡子中的她連連驚嘆,“天!太美了!美爆了!樂(lè )樂(lè ),這條裙子太適合你不過(guò)了??!”

樂(lè )樂(lè )看著(zhù)鏡子中別樣的自己,心底也不由一聲驚嘆,果然,人還是靠衣裝??!

鏡中,她姣好的身材被這條素白端莊的蕾絲裙衫緊緊包覆,完美的曲線(xiàn)流瀉而出,妖媚的氣質(zhì)中卻又滲透出幾分難得的清純之美,此刻的她,簡(jiǎn)直就是那仙女與妖精最美的結合體,天使與惡魔的兩重天大概就是這般鏡像了!

“哇!好美……”

忽而,一道驚艷的贊嘆聲,也順勢加入了琳瑯與店員們稱(chēng)贊的行列中來(lái)。

樂(lè )樂(lè )和琳瑯應聲看過(guò)去,下一瞬,兩人皆是為之一震。

贊美樂(lè )樂(lè )的女孩不是別人,正是她的小姑子,自己丈夫同父異母的親妹妹——林茵!而她的身邊,還站著(zhù)一名冷峻的男人,他也不是別人,正是她唐樂(lè )樂(lè )的丈夫,席慕青!

席慕青在見(jiàn)到對面的樂(lè )樂(lè )時(shí),顯然亦是一怔,那雙一貫毫無(wú)波瀾的漆黑眼潭中竟瀲滟出幾分斑駁的色彩來(lái),然還來(lái)不及待樂(lè )樂(lè )深究,他卻早已飛快的斂了神情去,一切再次歸于漠然。

不得不承認,這個(gè)女人是性感美艷的!但,實(shí)在不符合他的胃口!

“樂(lè )樂(lè )姐,這條裙子你穿著(zhù)實(shí)在太美了!”林茵擁有著(zhù)一張可兒而又甜美的俏麗面孔,說(shuō)起話(huà)來(lái)更是細細軟軟的,如那飄飛在空中的棉絮一般,給人一種說(shuō)不出的柔軟與舒適感。

“樂(lè )樂(lè )姐,我……我也挺喜歡這條裙子的,能不能……換下來(lái)讓我試試?”林茵輕聲問(wèn)著(zhù)樂(lè )樂(lè ),一張俏麗的面龐因羞窘已開(kāi)始泛紅,畢竟讓人家把身上的裙子脫下來(lái)不算什么禮貌的事兒。

這種店通常每個(gè)尺碼都只有一條試用裝,但看她們倆的身材就知道,她們是同一個(gè)尺碼的。

“當然!你等等?!睒?lè )樂(lè )大方一笑,忙進(jìn)了試衣間去換裙子。

林茵禮貌的道過(guò)謝才拿著(zhù)樂(lè )樂(lè )換下來(lái)的裙子進(jìn)了試衣間去。

樂(lè )樂(lè )繼續挑選其他衣服,目光卻無(wú)法自控的落回在對面不遠處那個(gè)優(yōu)質(zhì)的男人身上。

今日的他,身著(zhù)一條歐華質(zhì)感的深色長(cháng)褲,上身一件考究的黑色長(cháng)風(fēng)衣,內搭淺灰色襯衫,而襯衫領(lǐng)口的紐扣還隨意的松散著(zhù),露出一小片古銅色的肌膚,魅惑的男人味不經(jīng)意間流瀉而出,才不過(guò)是懶懶的倚在桌邊站著(zhù),但那慵懶尊貴的氣質(zhì)卻已難以讓人忽略,光彩奪目的他,更是惹得店內的女導購員們頻頻側目而視。

“你們倆連個(gè)招呼都不打?”琳瑯震驚于他們這對夫妻的相處模式,看席慕青那冷漠的架勢,顯然沒(méi)有要同樂(lè )樂(lè )說(shuō)話(huà)的意思。

“噓,小點(diǎn)聲!”樂(lè )樂(lè )打了個(gè)手勢,繼續道,“我們倆本來(lái)跟陌生人就沒(méi)太多區別!”

“唐樂(lè )樂(lè ),你可真能忍!”琳瑯憤憤的瞪了一眼門(mén)口那邊的席慕青,“這混蛋倒挺能裝,從進(jìn)門(mén)到現在,他就沒(méi)正眼瞧過(guò)你一次!”

“……”樂(lè )樂(lè )默。

這丫頭,不用這么不留情的直戳她的傷口吧?!

“喂!你小姑子換好衣服出來(lái)了!”琳瑯用手肘捅了捅她。

樂(lè )樂(lè )順勢看過(guò)去,不由得驚嘆出聲,“好美……”

雪白的裙紗裹在林茵那嬌小的身段上,柔美的氣質(zhì)更顯端莊淑女,那一刻,連樂(lè )樂(lè )幾乎都有些挪不開(kāi)眼去。

林茵在席慕青身前轉了個(gè)圈,軟聲笑問(wèn)他,“哥,我穿著(zhù)好看嗎?”

“好看?!毕角囗?zhù)林茵的眼神灼熱幾分,淡淡的笑容斂在唇間,盡是寵溺。

“那我把它買(mǎi)下來(lái),好不好?”

“當然?!毕角帱c(diǎn)頭,絲毫不吝嗇的稱(chēng)贊道,“你穿著(zhù)它很美!”

“謝謝哥……”林茵綿綿道謝,小臉微垂,露出幾許羞澀神情。

“先生小姐可真是好眼力??!這條裙子是我們店的獨家限量版,全球僅限十件,今日剛上架,這已經(jīng)是我們品牌的最后一件了!”

“最后一件?”林茵漂亮的秀眉蹙成一團。

樂(lè )樂(lè )也微微一怔。

“怎么了?”席慕青疑惑的看向她。

林茵柔柔的目光朝樂(lè )樂(lè )這頭投射過(guò)來(lái),半響,搖頭,“哥,算了,我還是不要了!給樂(lè )樂(lè )姐吧!樂(lè )樂(lè )姐穿著(zhù)挺合適的!”

“不用了,茵茵,你要是喜歡你就買(mǎi)吧!你穿著(zhù)更合適!”樂(lè )樂(lè )忙推還給她。

全球限量版?一定很貴吧!這種衣服穿在她身上,實(shí)屬不合適!

“是嗎?”林茵純澈的眼眸中折射出一抹欣喜的神情,忙笑著(zhù)禮貌的同樂(lè )樂(lè )道謝,“謝謝樂(lè )樂(lè )姐?!?/p>

她的笑容很甜,白皙的臉頰透出粉粉的色彩,如那可人的瓷娃娃一般無(wú)比惹人疼。

------------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動(dòng)力火鍋
    動(dòng)力火鍋

    雪糕巧克力寫(xiě)的小說(shuō)《欲寵嬌妻:總裁多情事》真是棒棒噠,刷了三次的我,還想再刷一遍,小說(shuō)中的唐樂(lè )樂(lè )席慕青可以說(shuō)是我最喜歡的小說(shuō)人物了,真的是很nice,真希望他們的故事可以被搬上銀幕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