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冷王寵妃無(wú)下限
冷王寵妃無(wú)下限

冷王寵妃無(wú)下限柔菘冰 著(zhù)

主角:蘇芳久,梅寒煙
精彩如你,簡(jiǎn)直無(wú)法用言語(yǔ)表達對作者柔菘冰這部小說(shuō)《冷王寵妃無(wú)下限》的熱愛(ài),如果有,那就是再看一遍。下面是《冷王寵妃無(wú)下限》簡(jiǎn)介:被迫出嫁,她趁夜逃走,誰(shuí)知點(diǎn)背,居然逃到素有“冷面閻王之稱(chēng)的”蕭王房間里,這下完犢子了。傳聞中的閻王變成謫仙美男又如何,反正又不是她的菜,她只需要混吃能死就好了。只是,混著(zhù)混著(zhù),她發(fā)現自己竟然被他套路了,嗚嗚嗚,求放過(guò)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0-10-10 14:14:47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大夫人一聽(tīng)自己唯一哥哥竟然遭人毒打,而且這件事情還被捅到了皇上那里,頓時(shí)慌了心神,嚇得臉色都白了幾分,有些不安問(wèn)道:“怎么會(huì )這樣?那皇上怎么說(shuō)呀?”

皇上他老人家心中自然跟明鏡一般,自然是知道蕭王是在借機找個(gè)整治我的理由罷了,自然是先將事情調查清楚,等到查出事情真相的時(shí)候,再做定奪。

大夫人聽(tīng)聞之后,心中頓時(shí)松了一口氣,隨后想了想還是把斜陽(yáng)這個(gè)丫鬟慘死的事情告訴了老爺,隨后說(shuō)道:“蕭王是不是已經(jīng)準備動(dòng)手了,先拿著(zhù)二小姐身邊丫鬟開(kāi)刀,緊接著(zhù)就是要二小姐的性命了,這個(gè)節骨眼上,蕭王殺人不眨眼,老爺一定要當心啊?!?/p>

蘇輕江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大夫人,想了想說(shuō)道:“蕭王如果真的想要二小姐的性命,那簡(jiǎn)直就是跟踩死一只螞蟻一樣簡(jiǎn)單,何必故弄玄虛要一個(gè)無(wú)足輕重丫鬟性命,該不是你從中做手腳吧?!?/p>

“我對天發(fā)誓,如果是我,此時(shí)此刻就讓我不得好死,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情,也是蕭王府中才派人報來(lái)的信?!?/p>

“最好如此,以往你在府中做的那些見(jiàn)不得人的勾當,我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心中跟明鏡似的,現在芳久雖然是嫁給了蕭王,那絕對不是你能伸手的地方,如果你敢再惹事,別怪我對你無(wú)情?!痹?huà)說(shuō)到最后,竟然帶著(zhù)幾分嚴厲。

大夫人垂下眼眸,掩蓋住內心不甘,柔聲細語(yǔ)低頭說(shuō)道:“老爺放心,二小姐如今是蕭王妃,就算是我再不懂事,自然也不敢惹那個(gè)蕭王的,絕對不會(huì )給老爺添任何麻煩的?!?/p>

“最好如此,對了還有,你管好你那個(gè)好哥哥,別讓他再給我惹事,再有下次,無(wú)論他是死是活我都不會(huì )再管了?!?/p>

話(huà)音剛落,仿若是狠狠砸落在大夫人心中,她苦苦相求的說(shuō)道:“老爺怎么能這么說(shuō)呢?無(wú)論如何他也算是臣妾的唯一親人了,就算是犯渾了些,可是畢竟是一家人,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啊?!?/p>

“我父親早已亡故了,我這個(gè)哥哥唯一就是聽(tīng)你的話(huà),你若是能夠給他安排個(gè)一官半職的,說(shuō)不定他能夠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,到時(shí)候跟您做個(gè)幫手,也是好事一樁?!?/p>

蘇輕江冷笑一聲說(shuō)道:“就他那個(gè)德行,還能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,如果指望他來(lái)幫我,只怕我也是快到頭了,還給他一官半職,讓他披著(zhù)官服為非作歹,我也丟不起那樣的人?!?/p>

說(shuō)完之后冷哼一聲,離開(kāi)了。

大夫人見(jiàn)他朝著(zhù)后院走去,眼角散發(fā)著(zhù)歹毒的光芒,嘴里恨恨說(shuō)道:“被那個(gè)狐媚妖勾的連魂都沒(méi)有了,若非是有事,只怕也不愿意踏入我這的門(mén)檻,哼,騷狐貍精,不知道給老爺灌得什么迷魂湯?!?/p>

“夫人消消氣,您身體不好,可別再大動(dòng)肝火了,無(wú)論老爺納多少小妾,你還是穩坐大夫人的位置,這個(gè)蘇家后院,還是您一個(gè)人說(shuō)的算。那個(gè)狐貍精算什么,她給您提鞋都不配?!?/p>

老爺只是為了您大哥事情生氣,所以這個(gè)話(huà)說(shuō)的重了一些。

您別生氣了,消消氣消消氣,再說(shuō)了如今大小姐可是皇上心窩的人,就沖著(zhù)這一點(diǎn),老爺以后還是需要仰仗您。

一提到大小姐,大夫人怒氣沖沖的臉上,終于展現了一絲笑容,“老爺不肯幫我,我去找我親閨女說(shuō)去,如今我閨女在宮中備受皇上寵愛(ài),只要她稍微在皇帝耳邊吹吹枕邊風(fēng),那大哥事情就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了。

剛說(shuō)到這里,忽然想起什么來(lái),連忙說(shuō)道:“不行,我現在就要回家去看看,那蕭王可是個(gè)心狠手辣的人物,只怕這次大哥被傷的不輕,大哥太可憐了,對了紅樓你去拿幾瓶上好的膏藥,帶著(zhù),還有府中那些大補的人參啊,鹿茸啊,全部帶著(zhù)?!?/p>

蕭王午睡剛剛醒來(lái),朝歡就進(jìn)來(lái)伺候蕭王穿衣,輕聲的說(shuō)道:“爺,魏總管一直在外邊候著(zhù)爺呢?!?/p>

梅寒煙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伸直手臂穿好衣服,慵懶的聲音說(shuō)道:“有什么事情讓他進(jìn)來(lái)說(shuō)?!?/p>

聲音雖不大,但是卻剛好讓門(mén)外等候多時(shí)的魏六聽(tīng)到,他推開(kāi)門(mén)走了進(jìn)來(lái),畢恭畢敬的站在一旁說(shuō)道:“爺,今天蘇府來(lái)人了,說(shuō)是給王妃送點(diǎn)東西,下人們帶著(zhù)蘇府之人來(lái)到春江攬月閣,但是她們卻沒(méi)有去見(jiàn)王妃,反而是跟兩位嬤嬤說(shuō)了一會(huì )子話(huà),便離開(kāi)了?!?/p>

“哦,有這樣的事情,對著(zhù)她們說(shuō)了些什么?”

魏六腦門(mén)中冒著(zhù)都是冷汗,抬起手臂稍微擦了一擦汗才說(shuō)道:“那兩個(gè)老嬤嬤專(zhuān)門(mén)派了人在外面把風(fēng),奴才沒(méi)有聽(tīng)到她們具體說(shuō)了點(diǎn)什么?!?/p>

“你什么時(shí)候開(kāi)始說(shuō)話(huà)這么磨磨唧唧的,直接說(shuō)一句我不知道就完事了,偏偏廢話(huà)連篇,看來(lái)你最近做這個(gè)總管,是不是做的太膩歪了?!?/p>

魏六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,誠惶誠恐的說(shuō)道:“王爺奴才知錯,奴才知錯,奴才這就去把他們說(shuō)的話(huà)弄個(gè)一清二楚,到時(shí)候一定第一時(shí)間跟您稟報?!?/p>

“算了,她們說(shuō)的什么我壓根就沒(méi)心情去理會(huì ),更加不會(huì )在意,你去多派幾個(gè)人看好哪個(gè)乳臭未干的小丫頭就好了?!泵泛疅熴紤械恼f(shuō)道。

魏六點(diǎn)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其實(shí)他也有很重要的事情稟報,但是剛才被蕭王這么一嚇,現在什么重要的事情連提都不敢提了,只怕再多說(shuō)一句,自己真的要卷鋪蓋走人了。

雖然是不說(shuō),但是這件事情窩在他的心中也是實(shí)在是十分憋屈,總是讓他惶恐不安,這個(gè)小王妃是蘇府的人,一定會(huì )不受王爺待見(jiàn)的,起初也根本沒(méi)有把這個(gè)王妃放在眼里,但是自從那次發(fā)生了一個(gè)小丫鬟跳井之后,按照王爺的吩咐找幾個(gè)人看好她。

王爺的吩咐他是照做了,專(zhuān)門(mén)派人看著(zhù)那個(gè)小王妃,即便是找人專(zhuān)門(mén)看著(zhù),愣是讓那個(gè)小丫頭憑空消失了好幾天,而且派去的人不止一次的跟自己說(shuō)道,咱們的蕭王妃,雖然是個(gè)頭不大,可是好像會(huì )隱身術(shù)一般,只是眨眼功夫就已經(jīng)消失不見(jiàn)了。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爾煙
    爾煙

    終于一口氣把這部小說(shuō)《冷王寵妃無(wú)下限》看完了,《冷王寵妃無(wú)下限》故事太過(guò)精彩,讓人看了根本停不下來(lái),像我這樣完全沒(méi)有自制力的盆友,小心慎入??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