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 > 《相親閃婚后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章節在線(xiàn)更新 第8章免費閱讀

《相親閃婚后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章節在線(xiàn)更新 第8章免費閱讀

2024-06-27 13:47:43 作者:阿布
  • 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 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

    司嫻閃婚嫁了個(gè)大帥哥,本以為帥哥只是個(gè)普通人,誰(shuí)知道搖身一變成了高不可攀的萬(wàn)億財閥?!澳闶撬{家大少?”“聽(tīng)誰(shuí)胡說(shuō),我就是你老公?!薄澳菫槭裁茨愀@雜志上的首富長(cháng)得一毛一樣?”“他們盜用了我的照片!”“騙子!你這個(gè)大騙子!”“是雜志編輯騙人,明天他們雜志社就倒閉!”第二天,雜志社人去樓空......司嫻:......好可怕的男人。原來(lái),這家伙一直都是在跟自己扮豬吃老虎!

    阿布 狀態(tài):連載中 類(lèi)型: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 章節介紹

小說(shuō)《相親閃婚后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是目前備受學(xué)生族喜聞樂(lè )見(jiàn)的作品,這也使得作者阿布一夜爆紅,大紅大紫?!断嘤H閃婚后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第8章摘要:司嫻上樓就看到家門(mén)口有人在等她,是昨天見(jiàn)過(guò)的司徒家的司機?!澳?,司小姐?!彼緳C說(shuō)著(zhù),雙.........

《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 第8章 在線(xiàn)試讀

司嫻上樓就看到家門(mén)口有人在等她,是昨天見(jiàn)過(guò)的司徒家的司機。

“您好,司小姐?!彼緳C說(shuō)著(zhù),雙手遞過(guò)來(lái)一個(gè)果籃。

司嫻看到水果的中間放著(zhù)一張銀行卡,她先抽出了銀行卡,再接過(guò)果籃,把卡塞回司機手里,“不過(guò)舉手之勞罷了,不用這么客氣,誰(shuí)看到都會(huì )這么做的,果籃我就收下了,銀行卡你給司徒先生拿回去吧,我不能收?!?/p>

“這是大少爺吩咐的,感謝您為我家孫少爺做的,這張卡是給您的?!?/p>

司嫻推了回去,態(tài)度很堅決,司機很是為難。

“大少爺交代的事情,您得收下這個(gè)?!?/p>

司嫻不想為難他,“你回去跟司徒先生說(shuō),是我拒絕的?!?/p>

司機想了想說(shuō):“能麻煩您現在跟我家大少爺通個(gè)電話(huà)嗎?”

司嫻點(diǎn)點(diǎn)頭,“可以,你打吧,我來(lái)說(shuō)?!?/p>

很快,司機接通電話(huà),說(shuō)了兩句就把電話(huà)遞給司嫻,“您稍等,管家去叫大少爺接電話(huà)了?!?/p>

很快那邊傳來(lái)了腳步聲,電話(huà)被接起“喂,你好?!?/p>

“您好,是司徒先生嗎?我是司嫻,那張銀行卡請收回去吧,我不過(guò)舉手之勞,真的不能收這個(gè)?!?/p>

“是這樣,除了表示感謝,我還想請你做墨言的育兒師,每月給你2萬(wàn)的工資,您看可以嗎?還請不要拒絕?!?/p>

“抱歉,司徒先生,我有自己喜歡的工作,我也不是學(xué)幼教相關(guān)專(zhuān)業(yè)的,不能勝任育兒師的工作?!?/p>

“墨言的情況比較特殊,他與別的小朋友不太一樣,除了家里人他從來(lái)不跟外人接觸,你是個(gè)例外,只占用你的業(yè)余時(shí)間,你看可行嗎?”

“如果是偶爾的陪他一下,我可以抽出時(shí)間的,但是錢(qián)就不必了,我自愿的,不想把這個(gè)事情當做一項任務(wù),您看呢?”

一番協(xié)商,司嫻每周末白天花幾個(gè)小時(shí),去陪小墨言,司徒家的司機和保姆把小墨言送到樓下,司徒家新買(mǎi)的房子,司嫻單獨陪著(zhù)小孩子,其他的人都不會(huì )來(lái)打擾她。

因著(zhù)樓下的房子還需要裝修換家具,這兩周都麻煩司嫻陪小墨言,去他們家的湖景水莊玩,就在市郊,當天就能回來(lái)。

此時(shí)的藍啟默開(kāi)完視頻會(huì )議,回到自己的辦公室,孟奇拿著(zhù)一份文件走進(jìn)來(lái),“你吩咐查大少奶奶,查到了一些你先看看?!?/p>

藍啟默靠在老板椅里捏了捏眉心,“你說(shuō)說(shuō)?!?/p>

“大少奶奶老家是下面田井村的,畢業(yè)于東港理工,產(chǎn)品設計專(zhuān)業(yè),目前在添樂(lè )玩具公司做設計?!?/p>

“主要說(shuō)說(shuō)人際關(guān)系?!?/p>

“她父親在她出生前就因意外事故去世,母親在她13歲時(shí)肝癌病逝,她還有個(gè)大5歲的哥哥,目前在市電力公司做安裝工,長(cháng)期在外面,只有幾個(gè)假期才回東港?!?/p>

“大少奶奶有個(gè)關(guān)系很好的閨蜜,叫尤菁菁,是大少奶奶的大學(xué)同學(xué),東港本地的人,她大學(xué)一畢業(yè)就結婚了?!?/p>

“還有一個(gè)叫邵霞的,也是大少奶奶的高中同學(xué),從小練散打,后來(lái)做了散打運動(dòng)員,現在各國參加比賽?!?/p>

“司嫻也會(huì )散打?”

“這個(gè)沒(méi)查到,你要不回去問(wèn)問(wèn)?”

藍啟默想著(zhù),如果她會(huì ),那天他摔的豈不是很冤,還是說(shuō)這女人故意的?想到自己挨的那一腳,咬了咬牙。

孟奇笑嘻嘻的說(shuō):“要不回去試試,一試便知?!?/p>

藍啟默摸了摸鼻子,岔開(kāi)了話(huà)題,“她家里還有什么其他親戚?”

“父親那邊爺爺健在,還有大伯、叔叔、姑姑,母親那邊還有兩個(gè)舅舅?!?/p>

“這些都是唐果公司幫忙打聽(tīng)的消息?”

孟奇點(diǎn)點(diǎn)頭,“是的?!?/p>

“費用該怎么給就怎么給,替我謝謝唐果,后面還要麻煩她那邊,派人盯著(zhù)點(diǎn),有什么情況早些知道?!?/p>

“好的,沒(méi)問(wèn)題?!?/p>

唐果是孟奇的老婆,她開(kāi)了一家信息咨詢(xún)公司,專(zhuān)門(mén)做這些消息打探的生意。

晚上,藍啟默回到家,見(jiàn)司嫻在沙發(fā)上坐著(zhù)還沒(méi)睡,想跟她聊聊天,也想著(zhù)孟奇那句玩笑,要不要借機試探一下她的身手,就坐到沙發(fā)另一側。

司嫻見(jiàn)他回來(lái),便問(wèn)道:“藍先生,你回來(lái)了,要不要吃點(diǎn)宵夜,我去做?!?/p>

藍啟默想起早上的事,說(shuō):“不吃了,你周末沒(méi)休息?早上怎么沒(méi)做早飯?”

“今天休息,約了朋友去逛街,早上沒(méi)來(lái)得及做?!?/p>

“有事情要提前說(shuō),不要事后再告知我?!?/p>

“哦,知道了?!?/p>

“約了什么朋友?”

“我大學(xué)同學(xué)?!?/p>

藍啟默想起白天那兩人,其中的男人看第一眼就感覺(jué)很不舒服,可能是所謂的氣場(chǎng)問(wèn)題,隨口說(shuō):“朋友貴精不貴多,別把什么樣的人都當朋友?!?/p>

司嫻看著(zhù)藍啟默,不由想到白天閨蜜老公管東管西的樣子,這男人是結了婚都會(huì )變得婆婆媽媽?zhuān)€是男人的控制欲太強?

司嫻很不想搭理他,可萬(wàn)一男人不高興,把自己趕出去了,于是很委婉的說(shuō):“你說(shuō)的道理我懂?!?/p>

又想起約了小墨言的事,還是報備了一下:“我明天有事情,上午要出門(mén),晚上回來(lái),早餐我做好了再走,你晚上回來(lái)吃飯嗎?”

“我晚上一般都在外面吃,如果回來(lái)吃,我會(huì )提前告訴你?!?/p>

“好的,那我去休息了?!彼緥拐f(shuō)完,起身就要回房間。

藍啟默想著(zhù)試身手的事,下意識就伸出腳,朝著(zhù)司嫻抬起的腳踢過(guò)去。

司嫻沒(méi)想到他會(huì )來(lái)這么一下,她想要閃躲,卻重心不穩,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前撲倒,直直撲向藍啟默,眼看著(zhù)兩人的臉馬上要撞到一起,她嘴唇微張想要驚呼出聲,兩人的唇就貼在了一起,她的生聲音變成了嗚咽,下意識閉上了眼睛。

藍啟默以為她能躲開(kāi),卻不想女人直接撲進(jìn)自己懷里,剎那間伸出手托住她,只堪堪扶住了她的腰,她的臉就撞了過(guò)來(lái),唇齒貼合在一起。

藍啟默看著(zhù)女人顫抖的睫毛,呼吸間都是女人獨有的馨香,手下是她曼妙的腰身,口中是她微涼的嘴唇,心跳加快,仿佛有什么東西想要從體內迸發(fā)出來(lái),他不由得緊繃住身體,不想對方察覺(jué)出他的異樣。

司嫻想要起身,一只手推在男人身上,手下是堅實(shí)的腹肌,也讓她有些心猿意馬,他不僅長(cháng)得帥,身材也如此有料。

她羞紅了臉,逃回房鎖上門(mén)。心砰砰的似乎要跳出嗓子來(lái)。

藍啟默也匆匆回了臥室,直奔衛生間,去沖了冷水澡,才勉強壓下了那份悸動(dòng)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