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 > 司嫻藍啟默小說(shuō)《相親閃婚后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最新章節目錄

司嫻藍啟默小說(shuō)《相親閃婚后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最新章節目錄

2024-06-27 13:47:54 作者:阿布
  • 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 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

    司嫻閃婚嫁了個(gè)大帥哥,本以為帥哥只是個(gè)普通人,誰(shuí)知道搖身一變成了高不可攀的萬(wàn)億財閥?!澳闶撬{家大少?”“聽(tīng)誰(shuí)胡說(shuō),我就是你老公?!薄澳菫槭裁茨愀@雜志上的首富長(cháng)得一毛一樣?”“他們盜用了我的照片!”“騙子!你這個(gè)大騙子!”“是雜志編輯騙人,明天他們雜志社就倒閉!”第二天,雜志社人去樓空......司嫻:......好可怕的男人。原來(lái),這家伙一直都是在跟自己扮豬吃老虎!

    阿布 狀態(tài):連載中 類(lèi)型:言情
    立即閱讀

《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 章節介紹

《相親閃婚后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是一部中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,作者阿布構思巧妙,每個(gè)章節都有出奇制勝的精彩橋段,不禁讓讀者拍案叫絕!小說(shuō)《相親閃婚后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第10章主要內容:過(guò)了幾日,司嫻收到大哥發(fā)來(lái)的信息,今年10月休年假,要回來(lái)看看.........

《相親閃婚后,神秘老公竟是千億財閥》 第10章 在線(xiàn)試讀

過(guò)了幾日,司嫻收到大哥發(fā)來(lái)的信息,今年10月休年假,要回來(lái)看看她。

司嫻很高興今年比往年早了兩個(gè)月,如果可以讓大哥就此留在東港,那就更好了,不過(guò)買(mǎi)房子的錢(qián)要再努努力,爭取大哥回來(lái)時(shí)就湊齊。

司嫻考慮好,答應司徒先生的邀約,陪同小墨言一同出席那個(gè)活動(dòng),可以得到那筆不菲的費用。

這幾天,司嫻陪著(zhù)小墨言嘗試了多種顏料,也試過(guò)用手代替畫(huà)筆涂鴉,還試了用刷子彈涂,小墨言玩的事不亦樂(lè )乎,也讓她發(fā)現小墨言在配色上極具天賦,隨意拼湊到一起都很和諧,真的很容易畫(huà)出好看的畫(huà)作。

畫(huà)板、畫(huà)布也都準備了許多,可以多畫(huà)出幾幅,讓司徒先生自己挑選好了。

一天晚上,司嫻正在陪小墨言涂鴉,保姆來(lái)敲門(mén),說(shuō)司徒先生讓司機送來(lái)一些東西,是給司嫻準備的。

司嫻出去看,是一個(gè)精美的大盒子,里面是做工考究的禮服和搭配的手包,她都沒(méi)有拿起禮服看一看,就直接蓋上了盒子,“這個(gè)我不需要,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好了,穿這個(gè)不方便照顧小墨言,還是給司徒先生拿回去吧?!?/p>

司嫻看到司機為難的表情,說(shuō):“我會(huì )給司徒先生發(fā)消息的,你放心,不會(huì )讓你為難的?!?/p>

她知道像司徒先生這樣的鉆石王老五,即使有了孩子,也會(huì )有眾多愛(ài)慕者,她如果穿得特別隆重,再拉著(zhù)小墨言一起出現,難免被誤會(huì ),穿平常的衣服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。

司嫻在微信里跟司徒先生講明情況,司徒先生并不介意,只要她能去陪小墨言參加就好。

轉眼到了活動(dòng)這日傍晚,司嫻特意穿了一身黑色的職業(yè)套裝,里面配了件粉色的花式襯衫,腳上穿的是方便走路的低跟船鞋。

司嫻把頭發(fā)做成半扎丸子頭,又找了一個(gè)亮晶晶的發(fā)圈套在上面,看起來(lái)活潑又俏皮,這樣剛好可以打破衣服帶來(lái)的沉悶感。

司嫻化了個(gè)淡妝,照照鏡子看自己的打扮沒(méi)什么問(wèn)題,下樓坐上了來(lái)接她的車(chē)子。

活動(dòng)地點(diǎn)是在東港最大的湖景會(huì )所,只有會(huì )員才能進(jìn)入,司嫻從沒(méi)來(lái)過(guò)這里。

車(chē)子開(kāi)進(jìn)大門(mén),經(jīng)過(guò)一條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林蔭道,才看到會(huì )所的主樓,樓前坐落著(zhù)一個(gè)噴泉水池,水池中間立著(zhù)一座青銅雕像,雕像腰線(xiàn)位置向出噴著(zhù)水,水流形成的水幕仿佛是雕像的裙擺,隨風(fēng)擺動(dòng)著(zhù)。

車(chē)子繞過(guò)這個(gè)噴水池,停在了大門(mén)前,門(mén)童幫司嫻開(kāi)了車(chē)門(mén),司嫻下了車(chē)子,說(shuō)了聲“謝謝”,走進(jìn)大門(mén)。

三層樓高的大廳里,掛著(zhù)碩大的水晶燈,映襯著(zhù)整個(gè)大廳金碧輝煌的,兩側是大理石浮雕裝飾的墻面,中間是會(huì )所的接待臺,一邊是弧形樓梯,另一邊是個(gè)小型的會(huì )客區。

在大廳里看到墨言的保姆,“司小姐,墨言少爺已經(jīng)快等不及了?!北D返?。

兩人快步到了為小墨言準備的休息室,里面只有小墨言和另一個(gè)保姆,司徒先生并不在,小墨言看到司嫻來(lái)了,邁著(zhù)小短腿蹬蹬的跑了過(guò)來(lái),司嫻一把抱起他,他就勢摟住了司嫻的脖子,把頭一歪靠在司嫻肩上。

保姆說(shuō):“墨言少爺一直沒(méi)睡午覺(jué),可能是困了。時(shí)間還早,來(lái)得及睡一會(huì )?!?/p>

于是司嫻抱著(zhù)小墨言去了休息室里間,放在床上,她則坐在旁邊陪著(zhù)他。

兩個(gè)保姆在這里沒(méi)事做,就離開(kāi)了休息室。

司嫻用手機和閨蜜聊著(zhù)天,不知不覺(jué)房間就徹底暗下去了,她低頭看著(zhù)小墨言正眨巴著(zhù)眼睛看著(zhù)她。

“小墨言醒啦,餓不餓,宴會(huì )快開(kāi)始了,去吃點(diǎn)東西好不好?”才說(shuō)完,小墨言的肚子就配合的咕咕叫了。

兩人直接到了宴會(huì )大廳,里面已經(jīng)有了不少人,三三兩兩的在一起低聲交談。

司嫻拉著(zhù)小墨言,走到擺放點(diǎn)心的桌子邊,抱起他讓他挑選自己喜歡的餐食,再放下他,拿起盤(pán)子取餐。

司嫻剛用夾子夾起一塊乳酪蛋糕,手臂就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,夾子里的蛋糕就飛了出去,落到了不遠處一個(gè)白衣女孩的裙擺上。

女孩看著(zhù)自己精心準備的禮服被弄臟,抬頭看到司嫻手里舉著(zhù)的夾子,氣沖沖的走過(guò)來(lái),“你們怎么回事?”

司嫻看向撞了自己的人,“我不是故意的,是她撞我?!?/p>

白衣女孩恨恨的說(shuō):“劉文晴,你在搞什么?”

劉文晴穿著(zhù)粉色的長(cháng)裙,化著(zhù)精致的妝容,用眼角斜睨著(zhù)司嫻,“關(guān)我什么事?明明是她不小心,闖了禍就推卸責任!一個(gè)小小的服務(wù)員,客人還沒(méi)動(dòng),她就在這里拿東西吃?!?/p>

“到底誰(shuí)的責任,看看監控就知道了?!彼緥拐f(shuō)完,轉向白衣女孩說(shuō):“我先找人幫你把衣服清理一下吧?!睂Ψ娇粗?zhù)兩人都這么底氣十足,一時(shí)不知到底該怪誰(shuí)。

“你別想借機溜走,是你的錯還不認,現在拿去清洗也趕不上晚宴了,耽誤了正事你怎么賠?”劉文晴攔住司嫻。

這時(shí)小墨言從司嫻身后跳出來(lái),指著(zhù)劉文晴大聲說(shuō):“是你!”

劉文晴鄙夷看著(zhù)這個(gè)小孩子,衣服上明顯的褶皺,一看就不像是來(lái)參加宴會(huì )的穿著(zhù),于是說(shuō):“哪里來(lái)的野孩子!”看著(zhù)小墨言護在司嫻身前,“哦,我知道了,借著(zhù)工作帶孩子來(lái)偷吃!快叫經(jīng)理來(lái),開(kāi)除她?!?/p>

司嫻氣憤地說(shuō):“你胡說(shuō)八道!”

“哎呦!‘野孩子’三個(gè)字戳痛你了?原來(lái)這孩子真的是沒(méi)爸爸!”

小墨言大叫:“大壞蛋!”司嫻趕忙把他抱起來(lái),安撫的拍了他的背,“別怕?!?/p>

司嫻瞪著(zhù)劉文晴說(shuō):“你是自己缺什么就臆想別人也如是吧?”

劉文晴瞬間想起自己的父親氣死她母親,迎娶了小三進(jìn)門(mén),自那以后她就只有后爹了,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,怒罵道:“你才沒(méi)爸爸!你們全家都有娘生沒(méi)爹養!一家子都是沒(méi)教養的野孩子!”

這時(shí)大廳里的人聽(tīng)見(jiàn)這邊的吵鬧,都聚到附近紛紛小聲議論著(zhù)。

吳小姐的同伴也都過(guò)來(lái),幾人將司嫻圍在了中間。

一個(gè)微胖的女孩站到吳小姐身邊說(shuō)道,“這么一條裙子,你幾個(gè)月工資都買(mǎi)不起!”

人群中一個(gè)女聲說(shuō):“我剛看見(jiàn)了,是你自己撞到了小晴,把蛋糕扔到吳小姐身上的,不要狡辯了?!?/p>

吳小姐聽(tīng)到她的話(huà),終于找到了責任人,對司嫻說(shuō):“你要賠我的衣服?!?/p>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