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老婆和上司 > 《老婆和上司》免費暢讀 頁(yè)面純凈無(wú)廣告彈窗

《老婆和上司》免費暢讀 頁(yè)面純凈無(wú)廣告彈窗

2024-06-27 13:48:44 作者:愛(ài)寫(xiě)作的六六
  • 老婆和上司 老婆和上司

    自娶了靜怡之后我們司的經(jīng)理就對我關(guān)照有加并且還格提拔我為組長(cháng)…

    愛(ài)寫(xiě)作的六六 狀態(tài):已完結 類(lèi)型:短篇
    立即閱讀

《老婆和上司》 章節介紹

《老婆和上司》是作者愛(ài)寫(xiě)作的六六執筆的一部?jì)?yōu)秀之作,小說(shuō)選取內容新穎,結構合理,流暢連貫,情趣盎然,可讀性強?!独掀藕蜕纤尽返?章內容概要:8我冷笑,她這倒打一耙的能力可真強。不過(guò)目前并不是撕破臉的最好時(shí)機,我心痛的把她摟在懷里:【老婆下次.........

《老婆和上司》 第6章 在線(xiàn)試讀

8

我冷笑,她這倒打一耙的能力可真強。

不過(guò)目前并不是撕破臉的最好時(shí)機,我心痛的把她摟在懷里:【老婆下次再碰到這種情況你就跟我說(shuō),哪怕我死也會(huì )保護你的?!?/p>

【可是你沒(méi)錢(qián)該怎么保護我???】李靜怡抬起頭滿(mǎn)眼期盼的說(shuō):【要不你就聽(tīng)我的話(huà)賣(mài)個(gè)腎吧!我實(shí)在過(guò)夠了這樣的日子,我們拿著(zhù)錢(qián)去別的城市定居,到時(shí)候咱們多生幾個(gè)孩子一家人其樂(lè )融融不好嗎?】

我假裝被說(shuō)動(dòng)了,自責到:【都怪我沒(méi)本事,害的老婆遭到這種罪?!?/p>

這時(shí)候李靜怡的手機響個(gè)不停,她心虛的把手機調成靜音。

我沒(méi)有管她,因為我知道一會(huì )她還要用這條三寸不爛之舌和王濤周璇。

第二天去了公司,王濤立刻詢(xún)問(wèn)昨天的情況。

我嘆了一口氣:【算了看在孩子的面上還是原諒她一回吧?!?/p>

王濤也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,像是對我說(shuō)又像是自我安慰:【對,一切都是看在孩子的面上?!?/p>

接下來(lái)的幾天李靜怡老實(shí)了不少,但是她一直都很關(guān)心賣(mài)腎的事,時(shí)不時(shí)在我身旁絮叨生怕我反悔。

我答應的好好的,可實(shí)際上捐腎的前一天晚上我就跑了。

洪梅早就給我調查清楚了,所謂的賣(mài)腎不僅得不到一百萬(wàn),反而是在給李靜怡的奸夫還錢(qián)。

那個(gè)奸夫賭博欠了一大筆錢(qián),當初他借高利貸的抵押就是他一顆腎。

現如今還貸的日子越來(lái)越近,他哪有錢(qián)還貸?于是他和李靜怡的主意就打到了我身上。

可是他們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跑了!

中午的時(shí)候我接到醫院的電話(huà),說(shuō)我老婆要生了趕緊讓我來(lái)醫院。

等我趕到醫院的時(shí)候她已經(jīng)生了一個(gè)兒子。

這是她懷孕的第八個(gè)月,按理孩子是早產(chǎn)。

我故意當著(zhù)她的面問(wèn)醫生:【醫生這個(gè)孩子是不是早產(chǎn)兒?】

醫生白了我一眼:【你這怎么當父親的???連孩子幾個(gè)月了都不知道,這孩子是足月的?!?/p>

李靜怡的臉一下子就白了,我當場(chǎng)給了她一個(gè)耳光。

【你個(gè)賤人竟然敢綠老子?老子要和你離婚!】

李靜怡捂著(zhù)自己的臉,眼睛就像淬了毒一樣,她露出了真實(shí)面目:【你個(gè)窩囊廢自己幾斤幾兩不清楚?如果不是為了找個(gè)接盤(pán)俠你一輩子也接觸不到我這種女人!我已經(jīng)給孩子的親爹打電話(huà)了,他很快就來(lái)了!】

【哦?】我一屁股坐在板凳上:【孩子的親生父親不是被嘎了腰子嗎?】

說(shuō)著(zhù)我拿出手機讓她看今天的頭條。

【荒郊野嶺出現一具被掏空器官的男尸?!?/p>

她臉色煞白,恨不得立刻殺了我。

但是她還是扯出一個(gè)高深莫測的笑容:【孩子的親爹肯定不是那個(gè)小混混,等他來(lái)了你就知道了?!?/p>

沒(méi)多久王濤來(lái)了,看到我他熱情的跟我打招呼,眼里的幸災樂(lè )禍和得意藏都藏不?。骸局x謝兄弟幫我照顧兒子?!?/p>

說(shuō)著(zhù)他就抱起孩子,笑得臉都成了一朵菊花:【哎呦我的乖?xún)鹤?,瞅瞅這長(cháng)的和我一模一樣?!?/p>

聽(tīng)到這我差點(diǎn)笑出了聲。

我佯裝憤怒:【好你個(gè)王濤,我把你當領(lǐng)導沒(méi)想到你把我當冤大頭!這件事不給我個(gè)交代我就把事情鬧得人盡皆知!】

王濤早有準備,掏出一張卡遞到我手中:【兄弟啊這卡里有三十萬(wàn),拿著(zhù)這個(gè)錢(qián)你去外地重新生活吧?!?/p>

這時(shí)候我的手機提示聲響了,是洪梅的消息。

【我可以出手了嗎?我已經(jīng)憋不住了?!?/p>

我回復個(gè)“ok”,然后拿著(zhù)卡意味深長(cháng)的看了他們一眼,轉身離開(kāi)。

離開(kāi)之前我還能聽(tīng)到李靜怡的嘲諷:【給那個(gè)窩囊廢這么多錢(qián)干什么?給個(gè)十萬(wàn)就夠他跪地拜謝了?!?/p>

我冷笑一聲,李靜怡我看你能?chē)虖埖绞裁磿r(shí)候。

出來(lái)混總是要還的。

洪梅的手段雷厲風(fēng)行。

她逼王濤在孩子和自己中間選擇一個(gè),王濤選擇了孩子并且凈身出戶(hù)。

等離婚后洪梅才告訴王濤他不能生育,得知這個(gè)消息后王濤整個(gè)人都崩潰了,他又不信邪偷偷做個(gè)親子鑒定,果然孩子和自己沒(méi)有一毛錢(qián)關(guān)系。

發(fā)了瘋的他拿刀砍死了李靜怡,隨后自己也因為故意殺人罪北判了死刑。

至于孩子,被送去了孤兒院。

一切都塵埃落定了,我拿著(zhù)三十萬(wàn)也準備換個(gè)城市生活。

這時(shí)候洪梅找到了我。

【小宇愿意來(lái)我的手下工作嗎?工資包你滿(mǎn)意?!?/p>

我微微一笑:【求之不得?!?/p>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